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基督精兵 > 正文
冷战回声:科技谍报,经济战与苏联解体
2018年04月08日 基督精兵 ⁄ 共 2574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9 views+

维特洛夫在西方被认为是结束冷战的英雄,这位20世纪最大间谍故事的主角的背叛行动被克格勃破获,在1983年被枪决。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周三(4月4日)呼吁华盛顿停止调查所谓的北京侵犯美国知识产权事宜。在愈演愈烈的中美贸易摩擦中,美国指责中方有“惊人的知识产权盗窃”行为。
特朗普政府称,中国对美国企业施压要求其转让技术,令美国每年因此受损300亿美元。
同一天澳大利亚媒体的报道称,中国咄咄逼人的情报搜集活动迫使澳洲当局提升了安全措施,而且开始重新审视处理澳中双边关系政策。诸如此类的报道反映出西方国家担心,即北京正在努力招募西方的科技人员和官员。
澳洲提升安全措施
澳洲多家媒体报道,自从一名中国公民数据泄密事件发生后,澳洲顶级科研机构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投入了亿万美元提升网络安全和信息系统。
澳洲媒体集团(Fairfax Media)根据信息自由法得到了一份澳大利亚联邦警察的高科技犯罪部门的报告,一名调查官员在报告中说这件事(泄密)“对整个机构(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是个警醒”。
2013年澳洲联邦警察从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得知一名研究人员失踪后,警察开始调查他是否同中国政府合作,并且是否泄漏了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的保密研究信息。不过经过18个月的调查,联邦警察在2015年7 月结案说“证据不足而且(那名中国研究人员)不愿合作”。
《澳大利亚财经评论》报道说,澳洲国防部正在审查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一名高级研究人员和中国政府的导弹研发机构的商业往来问题。国防部的这名高级研究人员在2016年初被任命为一个小型公司NSW的负责人,该公司的领域是非军事用途的大数据分析。
澳洲媒体认为防务科技集团对员工安全审查的做法存在缺陷。报道说,中国当局很可能清楚那名研究人员在国防部的作用,2006年中国政府的一个出版物注意到那名研究人员在澳洲防务科技集团工作,当时防务科技集团的名字是防务科技组织。

当初美国总统里根施加军事和经济压力,决心瓦解苏联。特朗普会效仿里根,对付中国吗?
    “警惕中国网络威胁”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构在去年的年度报告中提到了“外国情报机构把许多澳大利亚的利益作为目标,包括秘密取得知识产权和科学技术”。
据《澳大利亚时代报》报道,在中国公民涉嫌数据泄密事件后,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构对澳洲联邦警察做出多方面的安全提醒,主要强调了网络间谍问题。
一名从事网络安全工作的前政府官员说,“他们现在从私营公司获取大量信息,在可能的情况下还从政府机构获取信息”。
媒体报道说,能够接触国防科技的研究人员通常在访问中国的时候会成为中国情报部门的目标。另外一名了解情报工作的前政府官员说,中国在努力培养内部代理人,他们采取了咄咄逼人的做法。
“他们在中国锁定某个在澳洲公司或机构工作的人,然后找这个人对他说,这有两万元,能不能给我们搞到这些文件?这个人可能让他们走开。然后他们会找另外一个人再提出同样的要求。这个人可能就会说可以,交出文件,然后再和那个机构打交道。”
今年2月澳洲媒体曾经报道美国劝阻澳大利亚不要用中国的华为公司提供的网络设备。据称,美国国家安全局和国土安全局负责人亲自向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表达了“美国对中国参与5G网络建设的担忧”。美国多个高级情报官员在美国参院情报委员会的报告中称“中国实施网络间谍是美国和澳大利亚网络安全议程上两大隐患之一”。
“中国黑客采取反制”?
在指责中国从事网络间谍活动的同时,美国前情报领导人,空军退伍将军克拉帕(James R. Clapper)建议美国对中国黑客采取反制,增加中国网络间谍活动的代价。他建议效仿过去“告别档案”对付苏联的模式对付中国。
“告别档案”是80年代初法国从叛变的克格勃上校维特洛夫(Vladimir I. Vetrov)那里获得的透露苏联获取西方情报的大量秘密文件,“告别”(Farewell)是维特洛夫的代号。维特洛夫向法国提供了偷拍的4,000页克格勃从西方获取的科技机密资料。
前法国总统密特朗在1981年当选后不久向美国总统里根转交了这些情报,美国中情局才开始意识到苏联从西方获得雷达、电脑、机械工具、半导体等领域的大量科技情报。
维特洛夫提供的情报令西方国家驱逐了将近150个苏联技术间谍;法国驱逐了47名大部分为从事科技情报活动的苏联间谍。其结果是苏联获取科技情报的间谍活动陷于停顿。

特朗普政府指责中国对美国企业施压要求转让技术,令美国每年为此蒙受300亿美元的损失。
    据说苏联获取西方技术的情报令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十分震惊,也导致他下决心对苏联全面施加压力,争取冷战的胜利。1982年1月里根批准中情局对苏联实施反间计,传递虚假科技情报,误导苏联的科技研究,消耗苏联已经捉襟见肘的资源。
压垮骆驼的最后稻草
当时苏联希望通过在法国的间谍得到天然气管道软件,以更新苏联的天然气管道技术,争取实现向西欧出口天然气。华盛顿除了阻挠西方同苏联达成类似交易,同时还诱使苏联获取有缺陷的软件。
中情局的反间计旨在“扰乱苏联的天然气供应以及从西方获取硬通货的能力,扰乱俄罗斯内部经济”。里根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空军部长里德(Thomas Reed)出书讲述当时美国对苏联的经济战。他说美国的虚假情报导致穿西伯利亚油气管道在1982年发生了大爆炸。
里德说,软件“被重新设计能够重设泵速和阀门,产生了超出输油管连接和焊接部分能够容忍的压力强度”。他还说1982年的爆炸是“最大规模的非核爆炸,从太空中都能看到那次大爆炸”。
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在2007年的文章中说,根据“告别档案”,对苏联进行的反制措施是一场经济战争;天然气管道爆炸令苏联经济遭到极大破坏,同时在苏联内有经济问题、外有里根施加军事和经济压力时,摧毁了苏联获取技术的能力。
对苏科技情报反间行动的策划者威斯(Gus Weiss,白宫的科技情报和经济顾问)说,“告别档案···导致克格勃的关键行动失败,而这发生在苏军最需要这个行动、美国国防力量增强、苏联经济衰落的时候,因此苏联已经不能再(同美国)竞争”。
维特洛夫在西方被认为是结束冷战的英雄,这位20世纪最大间谍故事的主角的背叛行动被克格勃破获,在1983年被枪决。间谍故事的另外一位重要角色威斯2003年去世,但是《独立报》报道将其在华盛顿家中死去说成“离奇的死亡”。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