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中国从未有希望走向民主 中国学社程晓农一直在美国基金会骗钱
2018年04月02日 读者投书 ⁄ 共 1750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61 views+

      习近平修宪不是个人行为,中国从未有希望走向民主
程晓农博士在接受明镜火拍采访明镜

(法广RFI 艾娃) 习近平修改宪法,取消主席任期制限制,中共自改革开放之后的集体领导终结。对于这个改变,外界普遍将其看作是习近平的个人意愿与举动,谴责其开历史倒车,恢复集权统治。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本期“明镜书刊”栏目,我们请来明镜新闻出版集团编辑贺兰若女士,介绍2018年3月8日《明镜编辑部》电视节目的文字稿,刊载在《明镜月刊》99期:习近平回归集权不完全是个人行为,而是中共制度必然;中国从来没有走向民主的希望。

法广:习近平成功修宪,是否意味着他对于中国领导模式的改革已经成功结束?

贺兰若:程晓农博士在接受明镜火拍采访时认为,现在说成功结束还为时过早,因为目前只是在走程序,做的基本是表面和形式上的工作。以军队和情报系统为例,军改只是初步建立了指挥系统的框架;而情报系统改革也只是曾经传出要将安全部与公安部合并,但因为习王之间的权力分配问题,不了了之。

程晓农博士认为,中共领导模式的转换分为两个层面,“第一个是这个公开的、文件的层面,第二个是它的实质性的层面”,目前习近平刚走到第一个层面。

法广:我们可以看到,从十八届六中全会开始至今,习近平在逆转中共之前的集体领导模式的道路上一路走来,请问为何会在现在发生这种逆转呢?

贺兰若:程晓农博士认为,中共的领导模式,其实一直在集体领导和个人领导之间摆动。纵观中国和前苏联,中共政权基本上都是在刚建政的时候实行集体领导,之后很快进入个人集权,在集权者去世后再次回到集体领导。

程晓农博士分析说,在共产党体制下的集体领导不会永远,迟早有一天都会回到个人集权的。具体到中国,由于毛泽东的个人集权带来文革这样的祸事,因此老百姓都觉得文革结束之后的集体领导是进步,但其实一个人说了算与几个人说了算并没有本质区別,都是独裁,无所谓进步或倒退。

法广:习近平回归个人集权,是不是显示出中共的集体领导已经走不下去了?

贺兰若:程晓农博士表示,相对于个人集权,集体领导是一种高成本的领导模式。改革开放之后,随着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红二代和特权阶层的腐败也日益深重,人民对共产党统治的不满与日俱增,因此中共的统治成本也越来越高。面对统治成本的不断升高,责任分散的集体领导已经无法应对,出现危机。

另外,集体领导还导致这些领导者的亲属朋友腐败而不会被惩处;因此走到现在,可以说中共的集体领导已经走到了头,无法再维系下去了。集体领导导致集体贪腐,红二代、太子党们把中国给掏空了,如果这个时候再继续集体领导,那么中共只有灭亡。
为了扭转危局,中共必须从集体领导回归个人集权。

法广:为什么面对危机,中国只能从集体领导回归个人领导,而不能像前苏联那样冲出一条新路呢?

贺兰若:程晓农博士认为,中国之所以没能成为第二个前苏联,关键是因为中国的经济改革先于政治改革发生了。一个共产党政权,能不能选择民主化,取决於这个国家的统治者是先进行政治改革,还是先进行经济改革;如果政治改革在先,统治者们还没有发大财,而政治改革和民主化可以使他们成为资本家,获得物质利益;因此他们不会抗拒政治改革。

反之,像中国这样,先发生的是经济改革,红二代和官二代们凭借特权和腐败已经拥有了大量财富,政治改革给他们带来的只能是人民的清算,因此他们是不会愿意进行政治改革的。

法广:所以说,习近平集权后绝对不会实现民主?

贺兰若:是的。程晓农博士在接受明镜火拍时表示,习近平是绝对不会走民主道路的,因为选择政治民主化会导致一个问题,那就是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高层会被清算。因此,面对目前中国的统治危机与经济衰败,中共唯一能做的就是由集体领导重回个人集权统治。

法广:习近平目前的举动,导致中共领导人接班模式出现危机,会不会导致党内精英的反弹,从而出现政治清洗?

贺兰若:程晓农博士认为,其实习近平自上台以后就已经开始了政治清洗,先后除掉了周永康,薄熙来和徐才厚等人。他的这种做法毫无疑问会带来党内一些人的反对,因此习近平彻底改革军队体制,确保自己的安全。现在,除了习近平,已经没有任何人能摸到“枪杆子”了,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习近平目前是安全的。

法广:这么看来,习近平逆转领导模式,彻底扼杀了中国的民主转型希望?

贺兰若:程晓农博士认为,中国从来就没有过民主转型的希望,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