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真光折射 > 正文
主的恩宠李柏光
2018年03月23日 真光折射 ⁄ 共 1887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25 views+

谢选骏:主的恩宠李柏光

《送别李柏光,国际组织称十名中国政治犯生命堪忧》(2018年3月23日 美国之音)报道:

“到了天堂,我问他的第一个问题就会是,你当时是骗了我们吗?有肝癌也不告诉我们,”谈及上个月在中国突然离世的挚友、知名维权律师李柏光,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不禁哽咽。
2月26日凌晨,李柏光在南京解放军八一医院突然死亡,终年49岁。院方称死因是肝病。但是围绕他的猝然离世,至今还有很多未解的疑云。
星期四(3月22日),在华盛顿国会山附近的一个教堂里,近百名李柏光的生前好友,关注中国民主、自由、人权事业的美国政界人士、非政府组织代表、学者等云集一堂,追忆这位人权捍卫者。
“李博士是过去一个世纪,中国最勇敢,也是最著名的一位为信仰自由辩护的律师,”美国前联邦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说。
沃尔夫回忆说,李柏光来华盛顿时,总会去他的办公室。2008年,他还亲手将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一座奖杯颁发到他手中,表彰他为中国的宗教自由和人权事业做出的贡献。 就在2月初,他们还在华盛顿美国国家祈祷早餐会前会面。
“我怎么也没想到,下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时,竟会是他离奇的,或许是被谋杀的消息,”他对美国之音说。
“他的死因有太多太多的疑点,很多人相信中国政府应该为此负责,” 沃尔夫在追思会上说。
傅希秋告诉美国之音,李柏光2月来华盛顿时,他全程陪同,两人还在酒店的同一个房间共度了最后一晚。李柏光从来没有提到自己罹患肝病的事。回到中国后,李柏光曾给他发过几次短信,说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之后便传来他去世的消息。医院没有提供任何证明,也没有做尸检,匆忙地火化了尸体。他的家人和官方保持着统一口径,说死因是晚期肝癌,但是傅希秋说,他心中的疑问始终无法消除。
去年10月,李柏光在浙江为村民维权时,曾经被十几个不明身份的人绑架到一个树林里毒打。他们还威胁说,如果他不在次日上午离开当地,就会砍掉他的头和脚。
“他不断受到死亡威胁,现在他死了,我们要怎么才能相信李博士不是被谋杀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总裁卡尔•格什曼(Carl Gershman)说。
格什曼质问道:“在狱中患病却被拒绝就医而亡的刘晓波是自然死亡吗? 在狱中被关押了13年,经受了酷刑、折磨、虐待的丹增德勒仁波切是自然死亡吗?”
近年来,中国政治犯在狱中病重或死亡的案例不断增加。过去一年内,就有彭明、刘晓波、杨天水三位知名政治犯先后病亡。
同一天,总部设在法国的“无国界记者”组织发布消息说,中国目前关押了50多名记者和博客作者,有些人正在服无期徒刑,其中十人可能因为监禁的恶劣条件英年早逝。
无国界记者”组织说,“中国当局现在不再给出版自由的捍卫者判死刑,而是故意虐待他们,剥夺深陷囹圄的他们所需的就医权利。”
为了引起国际关注,该组织发布了一份名单,称如下政治犯可能因为被虐待和缺乏医疗护理而面临死亡的风险。
他们是:48岁的维族学者、2016年欧洲议会萨哈罗夫人权奖获奖者伊利哈木·土赫提、57岁的政治评论人士陆建华、46岁的政治评论人士张海涛、73岁的出版商姚文田、44岁的博客作家吴淦、38岁的公民记者卢昱宇、54岁的新闻工作者、2004年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奖”获得者黄琦、53岁的瑞典籍华裔出版商桂民海、32岁的新闻工作者甄江华。
曾经出任国会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共同主席、长期关注中国人权事业的沃尔夫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的人权状况处于几十年来最糟糕的情况,恶劣程度堪比毛泽东时代。他说,面对咄咄逼人的中国,美国有责任大声疾呼。
“我们应该尽一切所能。我们当年如何对待苏联,现在就该如何对待中国,” 沃尔夫说。

谢选骏指出:不管李柏光是怎么死的,我相信他得到了主的恩宠,因为在他尘世生命的最后时刻,“李柏光今年2月7号在美议员办公室会见到了来自耶路撒冷的东正教大主教”。我相信这个奇遇的后面有基督的怜悯和恩宠。因为不管来自耶路撒冷的东正教大主教是谁,他都带来了髑髅地的风和各各他的信息……那是耶稣基督的殉难之处。在十架苦路上,在主被鞭打的地方,我清楚知道逾越节的羔羊为我们被杀献祭了!能和耶稣基督一起死在十字架上,那是多大的福分哪!我在拿撒勒的时候,多想死在那里、埋在那里——那是比任何家乡都更甜蜜的地方,因为那是耶稣曾经亲在过的地方。我沿着耶稣的走过的路,在加利利海边,在迦百农会堂,背着沉重的行李徒步,体会耶稣基督的艰辛。能和耶稣基督一起死在十字架上,那是多大的福分哪!不管李柏光是怎么死的,我相信他得到了主的恩宠,因为在他尘世生命的最后时刻,“李柏光今年2月7号在美议员办公室会见到了来自耶路撒冷的东正教大主教”。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