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台灣狂犬李敖不办告别追思
2018年03月18日 读者投书 ⁄ 共 3045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25 views+

 

李敖的兒子李戡周日在臉書上說:「關於我父親之後的安排,一切遵照他的意願和他的一貫作風,不舉行任何活動,一切從簡。」

李敖近三年在病痛中度過。離世消息引發台灣親友和好友的悲痛。在中國大陸,許多媒體開設悼念李敖的專題,並重發關於李敖的舊文。

回顧其一生,始終堅持一慣地批判性格,擁有豐厚的知識,讓他成為文學與政治圈的「狂人」。李敖的文學與理念,直接影響台灣自由民主思潮。1960、70年代時,台灣年輕一輩喜歡閲讀他的作品。而在1990年代,他的思想也飄洋過海回中國大陸,為中國年輕人打開一窺自由民主的窗。

然而在台灣解嚴後,李敖過往的自由民主啟蒙者形像,卻逐漸變成「兩岸統一」的代言人。晚年他更是對中共的執政讚譽有加,中國的自由派與持不同政見人士對其批評為「假左派」,說他是真「共產主義」的投機者。

「繼承五四精神」

李敖的過世引發兩岸各界的哀悼。李敖的摯友,曾擔任過立委與民進黨文宣部主任的資深媒體人陳文茜向BBC中文回憶到:「從五四運動以來,中國人就嘗試民主、開放、爭自由的普世價值。李敖一直就是位繼承五四精神的中國當代知識分子」。

台灣民進黨籍25年資深立委,擔任總召的柯建銘向BBC中文說:「李敖是老同事、老友,他離開是離苦得樂,人世間本來就是很苦的,離開也許是海闊天空」。曾與李敖在台灣立法院共事的前國民黨立委蔡正元則跟BBC中文表示:「很難過,李敖的一生思考模式突出,經常有很玩味卻讓人深思的言語。他留下了深刻的歷史記憶」。

李敖一生被認為性格激進,愛罵人也愛告人,曾與不少文化、政治、演藝圈名人對簿公堂。雖然官司大多沒告成,但他認為「打官司不在結果、在於過程」。

有中國大陸網友表示「人生的遺憾就是沒有像李敖般的朋友」,也有網友感佩他「戰鬥般的一生」。台灣網友則表示:「一生爭議多,但仍欣賞他」、「蹲過政治黑牢、文學地位不用質疑的宗師」。

「自小天生反骨」

李敖出生於1935年當時的「滿洲國」哈爾濱,1949年時隨著父母從中國大陸撤退來台。雖然就讀於台灣的中學,但對於當時學校體制不適應,無論是高中與大學,李敖都沒有完成學業。

然而,李敖對吸收知識相當熱衷,不僅孜孜不倦,對於時事的看法也相當尖銳。26歲時成為自由主義文化刊物《文星》的主編後,李敖開始勤於發表文章,主要大談當代自由主義與現代思維的西化。

1960與70年代,是李敖在文學界的活躍期,一路升到雜誌主編。台灣資深媒體人王健壯向BBC中文回憶:「60年代台灣戒嚴時,反對國民黨政府的兩家媒體:自由中國和文星雜誌分別走政治與文化思想路線,與國民黨對抗。李敖作為文星雜誌的主編,對整個60、70年代成長的世代都有很大的啟蒙意義。」

強烈的批判精神和希望通過引介西洋文化顛覆和改造傳統文化,讓李敖作品給了60、70年代的台灣社會很重要的養分。只是在文筆愈過於尖銳之下,李敖的作品成為戒嚴時期國民黨的「禁品」。被禁之於,他的文章卻也成為當時許多黨外(非國民黨)民主與台獨運動人士的精神食糧。

柯建銘依舊記得當時念大學,去書報攤買李敖的作品。老闆都要環顧四周,確認沒有國民黨員警盯哨後,趕緊從一迭「正常刊物」下抽出一本被禁賣的李敖書籍,「他一直是台灣反對運動的啟蒙者」柯建銘說。

那時已加入國民黨的蔡正元,雖然是大學生,也會「偷偷摸摸」看李敖的書。「同學之間都會傳,對他的諷刺、語調和文筆都很欽佩,更重要是勇氣」。蔡正元說,李敖堅持自己是中國人,但也反強權與嚴厲政策,才得罪蔣介石。

「曾鋃鐺入獄」

奉行自由主義與人權價值的李敖,不滿蔣介石政權的獨裁,不只常常寫文章評論時政,也私下幫忙台灣獨派人士逃亡。李敖在1971年被國民黨當局以「台獨」罪名逮補入獄,直到1976年因蔣介石逝世才被特赦。

陳文茜回憶,1982年時她23歲,擔任《中國時報》主編認識李敖,他投了一篇「傳統下的獨白」文章。陳文茜說:「登了之後,警總(警備總司令部)就來查了,直接要求不得刊登他的文章」。

一直要到台灣1987年解嚴之後,李敖的所有作品才算「全數解禁」。正好中國大陸在80年代末期民主自由思潮高漲,李敖的作品也慢慢流傳至中國大陸,得到不少知識分子好評。

然而伴隨解嚴,李敖的文學影響同時逐漸式微。王健壯說:「台灣開放後,李敖的聲音就不那麼稀少了,因此他的影響力不能與之前比」。加上李敖政治傾向一直是「兩岸統一」,與獨派人士風格截然不同。特異獨行的言論讓他愈來有如”孤鳥”般。

陳文茜分析:「李敖是憤怒的,看到當初對抗的威權台灣,解嚴後的自由變成’狗仔文化’與’綜藝化’的自由。因此他認為自己白白犧牲坐牢,看到一些民運人士變成’綠軍’權貴,很痛心」。

「突然老年從政」

於是乎,李敖在65歲的2000年,首次代表新黨參選總統大選。大膽投入政界外,也表明要跟中共「和平談判」,甚至一起討論「新的中國國號」。不過新黨與他的極統立場不受到台灣民眾買單,李敖得票率0.13%,僅16782票,至今仍是台灣的最低紀錄。

李敖於2004年再度「無黨籍」參選立委,並且終於3萬多選票,入主台灣立法院。李敖也將其感直敢言的風格,完全搬到議會殿堂。

柯建銘回憶,有次立法院召開程序委員會,李敖居然頭戴防毒面具,手持催淚彈想進場,讓不少立委趕緊走避。李敖也自認性命常受到威脅,自聘保鑣外,手上還隨時凖備小刀防身。

李敖這樣的「脫序演出」,讓立法院更受到外界批評如「馬戲團」。民進黨籍立委鄭運鵬對BBC中文說:「印象中他不常來開會,雖然跟李敖不熟,但那時代的立委確實都會這樣(激動)」。

然而,對於「特殊問政」,當時國民黨籍立委蔡正元則說:「李敖是常對政府既有政策提出另一個軸向思考罷了。讓大家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可能不是我們一般人可以立刻領會。很多質詢常讓政府官員無法招架,甚至啞然失笑」。

「風靡中國大陸」

雖然與台灣的政治氛圍格格不入,但是李敖在中國大陸人氣,在2000年代後水漲船高。2005年,李敖首次展開「神州文化之旅」,在北京與上海的北大、清華和復旦三大名校演講,卻也讓主辦單位虛驚一場。

「他在北京大學演講時,直接拿出他的禁書,大談言論自由,談胡適的精神。所有北大的書記臉都綠掉了」。陳文茜回憶這起中國行,讓主辦單位鳳凰衛視差點「關台」。

李敖在北大談「在憲法的旗幟下爭取自由的理念」,提倡言論自由時將其比喻成 A 片,說開放了反而沒事。

後來李敖經不起求情,接下來再清華大學的演講修正不少內容。「我早就知道,李敖沒機會在中國大陸演講了」,陳文茜說。爾後李敖接受《南方周末》訪問時也評價自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晚年的李敖,資深媒體人王健壯評論是個「寂寞」之人。陳文茜也認為:「李敖這一生真的很寂寞,老年又看到民主倒退、民粹崛起。能維持自由信仰的人真的很少」,感嘆:「這個世界不配擁有他」。

蔡正元認為,私底下的李敖很喜歡溝通跟聆聽,意見不同也不會吵架。他笑說:「我曾跟李敖說你有三種人格,文筆上、談話中與私底下的三種人格,他自己聽了都笑了」。

縱使政治立場不同,柯建銘也認為李敖相當尊重不同政治立場,只要敢做敢為。「我去過他家好幾次,書架、地板全都是書。批判中也帶有感情,玩世不恭」,面臨政治上的「好前輩」離世,柯建銘說:「可惜,一代典範人物,往後也不會有這樣的人了」。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