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傅国涌无耻的真面目/钟仁蔻——以及他给女友的信
2018年02月14日 读者投书 ⁄ 共 8313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24 views+

傅国涌无耻的真面目/钟仁蔻——以及他给女友的信

钟仁蔻

为人辩冤白谤,是第一天理

(明,吕坤)

(一)

李敖已经把自己的真面目完全展示给大众,包括自己的裸照。他把自己的家世、家事、学业、朋友、爱好、善行、恶习统统的展示出来。这是大丈夫的作为,试问古往今来,谁有这么坦诚!

这时下流卑鄙的傅国涌出现了,他给李敖做了一副面目,然后告诉读者,这就是李敖的真面目。真有意思。如果你能够真的塑造出李敖的真面目来,大家也会佩服你,但是你塑造了一个假的李敖出来,就有点不厚道了吧。

为什么说傅国涌“伪造”李敖呢?傅文的主要资料来源是范泓的《与李敖打官司》一书,根据本书的说法,萧孟能临死前向范泓讲述:李敖侵占其房产、股票、收藏以及一切文件、契据、图章等总价值在2000万新台币以上。《与李敖打官司》一书以“有才无德啊”这样的萧氏临终长叹开头,从文笔上讲,是高杆;从学术上讲,是造假。萧氏因为官司被李敖搞得无法回台湾,最后在上海终老,能对李敖有客观真实的叙述吗?当然是公说公有理啦。如果从严谨的角度讲,范泓还应该看看李敖的说法,还应该查找两人交恶的其他资料,然后再下笔为文,做到滴水不漏才是正道。但是可能是为了赶李敖来大陆的时机卖书吧,也可能是作者不愿再作深入研究了,就匆匆出版,注定只是一个笑谈。因为这是一本萧氏的临终怨言录嘛,怎么能够作为严谨的史料使用呢?

根据我掌握的资料,李、萧官司的详情暂且不讲,因为还要涉及到萧孟能的前妻朱婉坚女士和李敖的前妻胡茵梦女士。单从结果上讲,萧孟能起诉李敖,一审是李敖胜诉的,李敖在二审才败诉。李敖二审败诉的原因在于:当时正面临台湾的“立?委”,老K方面担心李敖为党外助阵,所以借此时机把他关起来。当时的报纸上有过“选?举快到,快判李敖”的说法。整个事件由“总政战主任”王升上将主持的“王复国小组”暗中操作,干涉司法,造成李敖的冤狱。连萧孟能的律师都承认,如果没有“上面”的介入,这个官司是他们是打不赢的。这次冤狱,李敖坐了6个月,出狱之后四小时,就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天下没有白坐的黑牢”,并出版《监狱黑幕》,造成犯人暴动。(顺便说一下,大陆版更名为《台湾监狱黑幕》可能是大陆正式出版的最早的李敖的书,1983年由群众出版社出版。)

李敖这次入狱,纯属冤狱。1985年,台湾的“最高法院”撤销了李敖败诉的二审判决,为李敖平反。试想老K的法院怎么会偏袒这个一贯的“反动分子”李敖呢?一定是真的冤狱、迫于外界舆论压力才有平反的可能。

李敖出狱后,在法律上找萧孟能的差错,并起诉。法院两次判决萧孟能入狱,第一次50天,第二次4个月,第三次还没等法院判决,萧孟能就逃往国外了,不敢在台湾呆了,因为法院在通缉他。

在台湾,萧孟能是正派的老K“高干子弟”,其父任老K中央社社长多年,与老K大老张群私交甚笃。以这样一个经商的“太子党”和一个党国讨厌的文人打官司,老K开的法院绝对没有偏袒李敖的可能,能够依法判决就很伟大了。更何况第一次王升介入,是已有定论的事。《与李敖打官司》中还说萧孟能不懂刑事诉讼可以附带民事诉讼,造成官司赢了钱要不回来,也是纯粹的造谣。试想萧孟能时年已经60岁,在台湾经商多年,不会弱智到连这点法律常识都没有吧?即使他不懂,律师是傻瓜吗?能够在一审败诉的情况下,在二审胜诉,律师当然要出很多力气了,也应该是很有水平的律师吧,怎么会如此弱智?

关于这个官司的具体过程和细节,我不再多讲。有一位网友对这个官司的细节提出了疑问,我在这里引用一下:

(一)“我的疑问是,萧孟能为什么不提他抛弃发妻朱婉坚的事实?为什么不提他将所有财产都转移到姘妇王剑芬名下,而分给朱婉坚的没有财产只有债务?萧孟能又为什么要将‘2000万新台币以上’的财产交给李敖代管?萧孟能既然有这么多钱,为什么请李敖代管财产的原因却是因债务问题而‘又将远行 ’?”

(二)“萧孟能所谓‘2000万以上’的财产被侵占,是否真有这么多钱?这笔钱李敖最终是如何处理的?最后有否实行打抱不平的初衷,将钱用于帮助朱婉坚摆脱困境?”

这位网友提出的疑问,应该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另外,这位网友还提出了自己的结论,那就是“《与李敖打官司》的出版,表面上是范泓为萧孟能打抱不平,真实动机却是这位所谓‘学者’追逐海峡两岸的李敖热,并试图借此名利双收。”并认定范泓先生是在“吃李敖”对这个结论,我没有充分的证据,因此不便置评。但是不妨放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傅国涌先生引用的资料,主要就是此书。并因此判定李敖“侵占朋友财产”、而且“忘恩负义”,我觉得是站不住的。因此,我也想看一下傅国涌先生是何路神仙。抱歉,以前竟然不知道傅国涌先生的大名。

经查阅资料才知道,原来傅国涌先生就是畅销书《金庸传》的作者。根据燕南网上他的主页文字介绍:“傅国涌,1967年生于浙江乐清,现居杭州。曾做过乡村中学教师,1999年开始写作,在《书屋》、《随笔》、《东方》、《老照片》、《炎黄春秋》、《南方周末》、《文汇读书周报》等数十家报刊发表近200万字,主要关注中国近代史,特别是百年言论史和知识分子问题等。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金庸传》、《百年寻梦》、《叶公超传》、《追寻失去的传统》、《1949年:知识分子的私人记录》、《发现廿八都》等。”看来是一位著述颇丰的人。不过从此文章和他发表在《新京报》上的《李敖不过是个“识时务的文人”》以及《李敖:只剩下一个“俗”字了》来看,此公做学问不大认真,属于有点小聪明,比较识时务,善于经营自己的文人。毕竟靠耍笔杆吃饭的人嘛,知道怎么把握尺度、怎么借势、怎么炒作自己、怎么混水摸鱼,一句话,很懂“厚黑成名术”。

在这里还要抱歉一下,《金庸传》和傅先生的其他书我是暂时不敢买了,怕上当。在网上查了一点关于傅先生的资料,不妨放在这里,帮助朋友们深入认识一下傅先生。

(一)关于傅先生的成名大作《金庸传》:

1、传主金庸先生说:“《金庸传》我不推荐。我不认识他(指傅先生),他也不认识我,连篇谎话,何必看它。如果他出现在我的小说里,肯定是负面人物。” “所有的《金庸传》,最近出的(还没有详细看过)和以前出版的,都绝非授权,傅国涌先生和香港的冷夏先生我几乎可说不认识。我这一生经历极复杂,做过的活动很多,兴趣非常广泛,我不相信有人能充分了解我而写一部有趣而真实的传记。金庸为人所注意只是一个写武侠小说而相当好看之人而已,并无多大价值,不值得为他浪费笔墨。”

不过当事人傅先生倒是蛮沉得住气,被传主这么批评了,还说:“不能说不认识一个人写的肯定就是不准确的。司马迁写的古人他都不认识,但还是被后人承认写的就是真实的项羽、刘邦、陈胜、吴广。”能够自比司马迁,也真够“厚”的。(以上引自《北京青年报》)

2、……《金庸传》,是中国人写金庸的第十本以后的传记,资料丰富可想而知。作者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称,“本书的写作参考了大量互联网上的资料,未能一一标明出处”,并且,洋洋近50万言,都是在“业余时间”完成的;联系到他的岁数,“1967年出生 ”,把金庸直写到“2002年8月28日”,以及最近作者还在香港出版过一部书,扒拉出二十来位内地当代“思想家”,到我的朋友——近几年才成名了的摩罗、余杰为止,逐一介绍他们的“思想”,我约略就知道作者傅国涌是如何拼凑、炮制的了。

……一部《史记》,穷尽了一个人一生的学养与时间、心力,《金庸传》的作者,却是用一两年时间,而且是“业余”时间,就打发掉的。此间差异,不可以道理计。

……不过,依我看,傅传只做了后人研究的资料,那其实是小学三年级的程度吧!(以上三段引自蒋泥《书界动静:质疑网络时代传记“写作”》)

(二)关于傅先生写李敖的文章

1、…… 有个叫傅国涌的浙江“学者”,发表了一篇文章叫《李敖,只剩下一个“俗”字》的文章,文中骂到:李敖很精明,骨子里乃是极致的媚俗,对世俗社会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我看罢不禁哑然失笑——这就是大陆学者的“认识水平”!

说李敖精明、媚俗,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光凭一本《与李敖打官司》的书,恐怕还不够吧?看看人家李敖,骂人摆证据,做电视节目摆证据,演讲摆证据,你行吗?他“精明”,并且愿意用他两次长达六年有余的牢狱之灾,来证明他的“精明”,你行吗?他媚俗,他敢在北大演讲上,当着北大校长的面,说现在的北大是孬种,你敢吗?他敢在北大的演讲上,说中国现在的国家领导人不懂自由主义,你敢吗?(以上两个自然段转引自“http://www.cat898.com 猫眼看人”之《看李敖:大陆知识分子,你们反省吧》)

2、看看傅国涌这段话所说的——“真实的李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性格中的缺陷、他人性中阴暗的一面、围绕着他的那些是是非非……这一切我们所知甚少,乃至一无所知。南京作家范泓的最新出版的《与李敖打官司》(江苏文艺出版社2005年5月)撕开了第一个口子,使我们通过文星书店和《文星》杂志创始人萧孟能与李敖的恩怨纠葛、官司成败看到李敖的另一面,或者说另一个李敖,一个“斗士”之外的李敖。”既然对李敖所谓的性格中的缺陷、他人性中阴暗的一面、围绕着他的那些是是非非所知甚少,乃至一无所知,那就要小心的求证,凭什么说范泓这本书就“撕开了第一个口子”?

要知道在台湾李敖有多少仇家,多少敌人欲将李敖除之而后快,这些人不是达官贵族就是所谓文化精英!这么多年了,又何曾撼动过李敖一根寒毛??他们的本领、水平就不如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傅国涌、范泓?(以上两个自然段转引自引自网友“飞过海洋”的大作《驳斥傅国涌、范泓之流》)

(三)关于傅国涌和范泓的关系

傅国涌谈李敖的资料主要来自范泓的《与李敖打官司》一书,其实这二位是朋友。范泓写文章这样称傅国涌:“傅国涌的《金庸传》前年出版,写出了一个不同于他人笔下的金庸,于是声名大噪;其实,在这之前,他大量散见于各报刊及互联网上的随笔与时评早已为中国思想文化界所关注,他成为各地出版社所关注的人物不是偶然的。2004这一年,他的新著不断面世(从《百年梦寻》到《叶公超传》、《追寻失去的传统》);近年,又有《1949年:中国知识分子的私人记录》、《发现廿八都》推出,还有等待付梓的《笔底波澜——百年言论史的一种读法》、《遥望新大陆》、《漂浮的木版》等,如此快捷,颇有辛弃疾‘少年鞍马尘’的味道。学者智效民不禁生叹:读的没有他写得快!谢泳也说,国涌是一支快笔。”(范泓:《大步流星的傅国涌》原载《文汇报》)

范泓在另一篇文章中写道:“春上五月,杭州傅国涌兄携全家来我们这座城市旅游。因其有着共同话题,又因心有所系,在闲聊中,竟亦若“童言无忌”一般,畅言不止。”(范泓:《看苏雪林怎样论鲁迅》原载《粤海风》)

而傅先生的《李敖的真面目》一文,则好像是为了宣传《与李敖打官司》一书而做的书评。这种书评是为了宣传用的。

其实,文人朋友之间互相吹捧一下,说得好听一点吧,就是互相赞美一下对方的“优点”,也算不了什么,文人好名嘛。而且大家都是些书做文章混饭吃的,名气大了,对大家都有好处,起码出版社、杂志社什么的约稿,稿酬可以高一点。但是,作为真正的朋友,还是要指出对方缺点的,作一个诤友,才能够互相促进。想来傅、范两位都应该是有点文化的,不会连对方文章中的硬伤都看不出来吧?对此,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两个有文化而且可以被称为“学者”的人会有如此“低段”的行为。

傅国涌用大量资料堆砌出来的《金庸传》,范泓不会没有看过吧?你还说“傅国涌的《金庸传》前年出版,写出了一个不同于他人笔下的金庸,于是声名大噪”,这是夸他还是贬你自己,这还不够,还把智+效+民和谢+泳也拉上。你还引用《南风窗》的评论:“天南海北的六家出版社先后推出同一位作者的七本作品,在忌讳‘撞车’的出版界不能不说有些罕见”。这是干什么?傅国涌是码字机器吗?这么短的时间内推出的书,质量有保证吗?读者敢看吗?尤其是看过《金庸传》的读者,还会继续上当吗?你这不是害他吗?

傅国涌也是,你难道不知道打官司要两造对质吗?你的朋友写了一本一面之词,明显有很多漏洞的书,你读了吗?看出里边的问题来了吗?为什么还这么大胆的引用宣传它呢?你是治学功力不足还故意给朋友难堪呢?

一位老前辈,很巧,也是浙江温州人,和傅先生应该是老乡了。他老人家说过,他不看10年内出版的书,因为这些东西大部分没有生命力,没有价值。以傅、范两位先生的所作所为来看,是很有道理的。以傅先生、范先生的治学水平、治学态度,确实让人有这方面的担忧啊。如果让傅先生、范先生来当法官,则我们的司法比今天还要黑暗。

下流无耻的傅国涌还在批评李敖,但是他自己能逃脱“蚂蚁”、“蚍蚨”之讥吗?
(本文发表于首页时事, 已被阅读11,111次)
--------------------------------------------------------------------------------

本文通告引用(Trackback)链接: http://blog.chinesenewsnet.com/wp-trackback.php?p=2512
《傅国涌的真面目》已有1件评论
October 1st, 2005 at 6:34 pm
有理有据,难得好文章!

傅国涌给女友的私人信件
我不得不写出这样的文字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可能奇怪,作为《大纪元》、《新生报》、《北京之春》等自由报刊的专栏作家,我何以出尔反尔,言而无信,一会儿报道“刘晓波、余杰、张祖桦证实孟伟哉退党”(刘晓波、余杰、张祖桦被捕原因解密——因为“涉嫌向海外非法提供情报,证实孟伟哉退党一事确属事实”),一会儿又在《大纪元》上发表《傅国涌紧急声明:我没有写过这样的文字》,予以否认。

我并不是这样一个寡廉鲜耻的人。我也不是仅仅因为我不想失去作为专栏作家的优厚报酬而随便改变立场和观点的御用文人、卖身文人。

事实上,我只是想证明:孟伟哉先生确实退出了罪恶的泥潭中国共产党。同时我也想营救一下我虽然并不敬重却颇有几分怜悯的老人作家刘晓波、多产作家余杰和前任共青团干部张祖桦——让大家知道他们只不过向海外证实了孟伟哉退党的真相,并非什么“涉嫌向海外非法提供情报”和“危害国家安全”!

出于这一良好的愿望,我还把“刘晓波、余杰、张祖桦证实孟伟哉退党”(刘晓波、余杰、张祖桦被捕原因解密——因为“涉嫌向海外非法提供情报,证实孟伟哉退党一事确属事实”)一文,发送给孟伟哉先生,希望声援他,并引起他的关注,营救为了他而被捕的作家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同时我请求孟老:把“刘晓波、余杰、张祖桦证实孟伟哉退党”(刘晓波、余杰、张祖桦被捕原因解密——因为“涉嫌向海外非法提供情报,证实孟伟哉退党一事确属事实”)一文,传送给更多的人知道,并给我一个简短的答复。孟老很快就给我回信了。没有多说任何话。只有三个字:“没问题!”这给我很大的鼓励。

我不知道孟老向多少人散发了我的文章,但我相信,一定不少,否则我的文章怎么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并不是我想出名都想疯了,也不是我过分在意专栏作家的丰厚报酬。而是因为我尊重事实:我确实能够证明:刘晓波、余杰、张祖桦被捕的原因,就是因为“涉嫌向海外非法提供情报,证实孟伟哉退党一事”!当然我的消息来源并不是他们三人,而是我在北京的其他友人,严格的说就是中国政府里面执行逮捕政策的那些人们。由于某种历史的误会,我“结识”了他们其中的某些人。但我现在对这样的结识十分后悔、厌恶,并决定立即结束这种令人作呕的关系。

当然事情过后,我有些担心:我的好意可能会给别人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基于这样的考虑,我根据《大纪元》的要求写下了我的第二篇文章《傅国涌紧急声明:我没有写过这样的文字》。这是哦不得已而为之,但并不等于说我放弃了第一篇文章里的下列信念:

作为消息灵通人士,我可以负责任说:我的消息来源绝对可靠。根据我的消息:孟伟哉先生退出中国共产党一事,不仅绝对可靠,而且已经牵连了这么多人被捕,尤其可见其已经让中共领导人吓破了胆。《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真是影响深远!可以说是石破天惊。现在通过中共自己的逮捕行动,表示中国历史的新时代已经破晓了,那是否就是“新唐人时代”的开始呢?

既然这是我的任何荣誉,我为什么要放弃呢?

直截了当地说吧,中共邪教政权依靠无耻暴力镇压大法,绝没有好下场!我一向信奉“用真姓名发表负责任的文字”,只要是我写下的文章,我会为自己写下的每一句话负责!在这个暴力专政的时代,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期待第二次解放,我愿意以自己的特殊方式去迎接胜利!希望你将来为我作证,我并没有撒谎,我是不得不写出这样的文字。
傅国涌

2004年12月20日
---------

紧急声明:我没有写过这样的文字

傅国涌
【大纪元12月19日讯】昨天有记者来电称,海外中文论坛上有人转引我的评论说“刘晓波、余杰等此次事件是因为证实了孟伟哉退党”,问我是否属实。我当即回答自己从未写过这样的评论,一定是有人弄错了,或者是捏造的。当时我还没有看到此文,直到今天才读到一位朋友从网上转来的原文,深感震惊。此文题为《刘晓波、余杰、张祖桦证实孟伟哉退党》,出现在海外中文网络《万维论坛》上,署名“傅国涌”。首先,我孤陋寡闻,还是第一次听说《万维论坛》,更不用说给它投稿。其次,从文章内容来看,“根据我们了解的最新内幕情况”,“作为消息灵通人士,我可以负责任说:我的消息来源具有绝对可靠”这样的口吻与我的文风相距何止万里,我写的评论从无“最新内幕情况”透露,所依据的都是公开出版的报刊、书籍和正式网络新闻,我与此文中涉及的刘晓波等三先生都疏于交往,其中张先生更是从无联系,用余杰的话说就是:“我们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此次他们三人出事,我大为震惊,并为他们的遭遇和这个老大民族的命运感到忧虑,但对其中内情并无所知,所有消息都来自公开的报道,又哪里会有刘、余、张“证实孟伟哉退党”这样的“最新内幕情况”可以提供!况且我从来都不是什么“消息灵通人士”,更没有任何“绝对可靠”的“消息来源”!顺便说一句,“我的消息来源具有绝对可靠”这样的病句也是我写不出来的。

我一向信奉“用真姓名发表负责任的文字”,只要是我写下的文章,我会为自己写下的每一句话负责,但对于不是我写的文字,我既不愿担负任何责任,也无意占有不应属于我的任何荣誉。在这个复杂诡谲的时代,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我愿意以自己的方式坚持独立思想、独立写作,与这块苦难深重的大地同呼吸、共命运,我鄙视所有见不得阳光的行为。
我相信,平时留意我文章的读者读过此文就不难辨识,这样的文章是我所写不出来的。我希望此文的真正作者能够站出来,不要张冠李戴,将自己的文章署上别人的姓名,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不仅是对自己不负责,也是对所有读者的不负责,而且严重侵犯了他人的名誉。尽管如此,我还是愿意以最大的善意去臆测此事,我不想说这一定是别有用心者所为(或者真的是有人把作者弄错了)。敬请海内外的读者朋友明鉴。@

2004年12月19日(http://www.dajiyuan.com)
**********

刘晓波、余杰、张祖桦被捕原因解密
——因为“涉嫌向海外非法提供情报,证实孟伟哉退党一事确属事实”

傅国涌

根据我们了解的最新内幕情况,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余杰、张祖桦12月13日突然在北京被捕,其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涉嫌向海外非法提供情报,证实孟伟哉退党实属事实”。这一点甚至连三位当事人自己也不明白,中共为什么突然会抽风一样地“文明执政”。

大家知道,海外组织“公民议政”(《中国人权》资助)的负责人唐柏桥先生曾经宣布:他和孟伟哉先生本人核实过,孟伟哉的退党行为确实属实。而根据我透过海外朋友了解到的内幕,唐柏桥和他周围的人,没有一个认识孟伟哉先生和孟伟哉周围的朋友,那么,唐柏桥先生是从哪里得以核实孟伟哉退党这条引起轩然大波的“重大国际密闻”的呢?显然,是刘晓波、余杰、张祖桦这几位和《中国人权》过从甚密的朋友幕后提供的。而唐柏桥本人,现在连孟伟哉的电话和住址都搞不明白,他一个湖南人,连北京的路都不认识,又去哪里“核实”孟伟哉退党事件呢?

作为消息灵通人士,我可以负责任说:我的消息来源绝对可靠。根据我的消息:孟伟哉先生退出中国共产党一事,不仅绝对可靠,而且已经牵连了这么多人被捕,尤其可见其已经让中共领导人吓破了胆。《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真是影响深远!可以说是石破天惊。现在通过中共自己的逮捕行动,表示中国历史的新时代已经破晓了,那是否就是“新唐人时代”的开始呢?
(以上见http://bbs.omnitalk.org/politics/messages/52090.html)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