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亚洲华尔街日报报道流亡六四学生“辛苦”回国经商
2018年02月04日 读者投书 ⁄ 共 1349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40 views+

亚洲华尔街日报报道流亡六四学生“辛苦”回国经商

威廉辛(William Xin)在浙江看著一组结婚蛋糕上的塑料小人就像任何顽固的谈判商一样。“仔细看细小方面。鼻子比犹太人稍微大一点,比亚洲人小一点。你们什么时候能做出样品?”

这名三十四岁的威廉辛,他在海外民运人士中化名“辛苦”,现在就像所有的华裔美国人那样回到中国做生意,这次是探讨美国的婚礼蛋糕装饰品市场。那些最近到他所住酒店里访问的制造商不知道的是威廉辛曾经是中国国家的敌人--一九八九年学生抗议中的活跃分子,后来作为异议人士流亡美国。

  现在,他经常从纽约自己的公司BchinaB Inc.办公室到中国旅行,完全投身到新的事业:将美国买主同中国大批分散的塑料加工商联系起来。威廉辛在宁波的办公室说,“过去发生的事情已经过去。我现在是全职、百分之一百五十的企业家,全力投入自己的生意。这是我认为能够帮助中国的方式”

  《亚洲华尔街日报》十一日发表文章说,威廉辛从政治异议人士到塑料大亨的道路显示了中国一代异议人士的政治轨迹。多年来,越来越多的天安门一代都正在把他们的异议人士信誉换成回国进入商业世界。他们的转变也显示过去十年来中国经济进步如何赢得原来决心推翻政权的一代人。他们的回归也显示只要那些过去的政敌不参与政治,政府令人惊奇的愿意同过去的敌人妥协。

  美国留学生组织过去两名公开谴责天安门野蛮镇压行动的人现在是中国最著名的技术先锋:专做网络基础设施、2000年3月3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亚信集团的丁健和刘亚东(音译),美国微软公司在中国的研究中心负责人张亚津(音译),后者一九八九年到巴黎,建立了反政府的流亡团体联盟。

  有些回国人员同急于接受外来投资的官方减低筹码,愿意忘记过去。威廉辛说安全部门曾经接触他,但他不愿意再说更多。显然是根据达成的交易,他主要停留在商业为主的南方,避免去北京。有些过去曾经很活跃的异议人士被北京、上海和其它城市的警察通过聚餐消音。

  这种和解也显示中国的知识分子不大可能成为未来抗议的来源。对于经济改革未能改善他们的宿舍条件和有限的工作机会导致学生在一九八九年发起抗议。但多年之后,改革已经为那些精英带来利益。那些抗议带头人的魅力和野心在中国自由商业环境中找到出路。

  天安门抗议活动的学生领袖之一李禄说,“他们是那一代人中最好、最聪明的人。十三年之后,他们仍然是那一代人的领袖。”

  来自农村、兰州大学核物理专业的学生威廉辛一九八九年五月带领其它学生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参加抗议。他一天工作二十二个小时。随著镇压的逼近,威廉辛将自己的名字由辛伟荣改为“辛苦”,现在他的抗议时代朋友仍然那么叫。

  军队镇压之后,威廉辛藏匿几个星期,通过地下网络,到达西方。“为人权义务奉献的医生”组织( Physicians for Human Rights)创办人费恩(Jonathan Fine)在芝加哥看到威廉辛的时候,他又瘦、又累,非常愤怒。

  威廉辛回顾说,那种压抑感持续了在耶鲁大学的四五年。但随著他融入美国生活,获得工商管理硕士,他的有些东西就失去了。他在离开中国八年之后回到深圳的时候,很多东西令他著迷:那里的繁荣和自由超过了他的想象。他决心要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立即成立BchinaB公司,做中美塑料制品行业的沟通渠道。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