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纽时专访王力雄:极权体制内个别环节都可致整体崩坍
2018年02月04日 读者投书 ⁄ 共 1344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03 views+

       纽时专访王力雄:极权体制内个别环节都可致整体崩坍
中国独立作家王力雄(网络)

(法广 RFI 旧金山特约王山)1月31日《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旅美专栏作家罗四鸰对中国作家王力雄的专访《“天网”之下,还有革命的可能吗?》,文章写道:在一个依靠“天网”等高科技手段建立起严密监控系统的国家,革命是否还有可能?<imgsrc="https: logs1187.xiti.com="" hit.xiti?pv='1&from=p&s=588368&p=syndication::boxun&s2=1&x1=%5bTW%5d&x6=%5barticle%5d&x10=%5bsyndication%5d&x17=%5bexterne%5d"' border="0" alt="" width="1" height="1">

中国作家王力雄试图用新作《大典》来回答这个问题:小说的背景与当下中国非常相似,整个国家利用鞋子里的跟踪系统对所有的人进行了监控。然而,一个想自保的官僚、一个有野心的商人、一个边疆小警察、一个政治上白痴的技术人员,便让这样一个严密的科技极权体制土崩瓦解。

文章引述王力雄的话说:人们通常会认为当下由科技支撑的极权统治,达到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严密,任何异己都没有生长空间。是不是在这样的状况下,极权统治便没有了变化的可能,从此只能按照极权的逻辑发展?我认为不会的,有时极权体制内的一个很个别的环节,都有可能导致整体的崩坍。

王力雄指出:看这几年中国的政坛,从周永康到令计划,到郭伯雄和孙政才,虽然我不确定他们有没有政变活动,但我相信是在进行权力斗争,是要打破既定秩序,重新洗牌。一个极权体制在这么短的时间出现了这么多的内部斗争,那些看似偶然的事实际上也是必然。当然具体如何发生不会跟我在小说里写的一样,但类似的可能遍布极权机器内部。极权机器的零件、节点,都是由形形色色的人组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欲望,按照自身的利益行事。虽然他们不过是细小的零件,但是对于依靠科技支撑的大型权力机器,哪怕在很小的节点发生变化,也会发生很大作用,甚至导致根本的变化。所以我相信有这种可能。

这篇专访还记述了王力雄对郭文贵爆料的看法,写道:郭的爆料很可能大部分是假的,听的人却大都相信,原因正在于郭是政权内部人。他只用了网络科技中最简单的社交媒体,便能以一人抵一国。原本国人还把党与腐败分开 不是党坏,只是腐败者坏,党是反腐的。郭却告诉人们,反腐的最高领导者是最大盗国贼,所有反腐都是权斗和争利,让真刀实枪惩治了千万贪官的习王反腐几天功夫就被踩进粪坑。传统手段要达到同样效果,须经月积年累地编造谎言,封锁真相,篡改历史,抹除记忆才能做到,在互联网时代却只需一人之口和微乎其微的成本,便使人们把中共与腐败视为一体,彻底丧失了信任。这种后果不一定立刻显示,但一定是深远的。

文章写道:作为中国最著名的政治小说家,王力雄一直将自己对中国现实政治的思考写进小说中。1991年,他的第一部政治寓言小说《黄祸》在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该小说以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的中国为故事的开端,描绘了不久之后的中国将陷于政治、经济、文化、人口与生态等等危机,最后导致大崩溃,中国人大规模向外逃难,形成“黄祸”。26年后,他从当下中国现实出发,再次用小说勾勒出自己对当下中国政治的新思考。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