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谈谈谢选骏先生的思想主权论
2018年01月31日 读者投书 ⁄ 共 4113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6 views+
络日志正文

谈谈谢选骏先生的思想主权论 2017-04-20 21:52:41
旅居美国的谢选骏先生提出“思想主权论”。他将他的《思想主权论》比喻为他自己全部著作的塔尖。他似乎认为,一切主权都是受到限制的,只有思想不受到限制。动物、人和生产力都是思想的产物。人的思想不如上帝的思想。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于是,一切主权最终须归于上帝。本人在网络上阅读了其中一部分。篇幅较长,论题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泛。谢选骏先生的一些独到见解透射他的思想光芒。他有广泛的阅历,也在进行独自的思考。他感兴趣的研究对象也是我自己感兴趣的研究对象。涉及的学术领域大概是政治理论、政治社会学或政治哲学领域。当然,还有他对民族、历史、经济和社会的看法。但是,他的论述都是一段话,没有系统的阐述。各个段落之间不一定有关联。个人觉得,如果他能够将自己的观点串联起来,并且按照逻辑一步一步地推理并建构一个理论体系,将作出很大的学术成就。但是,根据他的阐述,个人感觉,他没有找到一个庞大的叙述体系的一个理论硬核。我是指,一句话或一两句话,表示一个判断,然后根据这个判断进行逻辑推演,从而建构一个理论体系。至于怎样找到这个理论硬核则是一个基本的问题。所以,个人认为,这一点是他的学术成败的关键所在。

至于“思想主权论,”这倒是一个新的说法。谢选骏似乎认为,上帝本身就是思想家,上帝因为他有思想而行使主权。似乎,思想主权是外衣,里面的内容是上帝主权。本人不太认同。所谓主权,按照维基百科的定义,是一个国家对其管辖的区域所拥有的至高无上的、排他性的政治权力。法国思想家让•博丹最先提出国家主权的概念。通常,行使主权者必须是人,如教士、君主或人民。怎么能说上帝行使主权?如果说上帝也是人,怎么能理解上帝造人的说法?如果将上帝排除在人的概念之外,上帝如何行使主权?不可能吗。而且,如果说由上帝行使主权,不信上帝的人士是否接受上帝主权?一定不接受。那么,是否要强行行使上帝主权?如果是,那就难免出现宗教迫害。这样,社会又会倒退到中世纪。例如,在16世纪的法国,胡格诺教派受到迫害。在17世纪的英国,受到迫害的清教徒不得不远渡重洋到美洲。想让上帝行使主权肯定不是一个进步的思想。正如本人在自己的书里面写到的,只有在世俗政府的统治下人们才有可能享有宗教信仰自由。处在任何一个教派政府统治之下的人们是无法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近代以来的历史趋势是世俗化。上帝主权的想法显然就是反世俗化。这与历史的潮流背道而驰。

那么,如果我们不说上帝主权,而仅仅说思想主权,怎样能够说思想行使主权?思想仅仅是人的思维的产物。思想本身不能行动。怎样说思想行使主权呢?如果说按照思想来行使主权,这不一定没有道理。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民按照思想家的思想来行使主权,而不是由个人按照自己的一己意志行使主权,理性能够在管理公共事务的过程中发挥一点作用。或许,谢选骏先生有这样的想法。这一点是有道理的。但是,一定要由人来行使主权。行使主权时,人们需要根据具体情况,按照自己国家的利益或需要行使主权。必须由现实世界内的人来行使主权。如果说应该由思想家来行使主权,人们也要解决许多理论问题。最基本的问题是,怎样界定思想家。例如,有人说鲁迅是思想家,也有人说鲁迅不是思想家,或者说鲁迅还不配戴思想家的帽子。人们怎样能够达成一致意见?如果说,应该由活着的思想家来行使主权。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谁是活着的思想家?有人说,那些公知是思想家,也有人否认。如果人们对此争论不休,让思想家来行使主权也没有任何现实意义。关键的一点是,人民是否同意让思想家来行使主权?思想家是否是人民的代表?如果是,是否需要通过选举来确认思想家?落选的人是否同意让其他一部分被选上的思想家来行使主权?

个人认为,如果确定人民主权的原则,实行自由选举,思想家就已经能够对人民发挥影响力。固然,人民行使主权的时候可能会犯错误,思想家行使主权的时候也可能犯错误。有些思想家阐述他自己的理论和思想的时候也在后来被证明是错误的。人们不能假定思想家犯的错误一定比普通老百姓更少。有时,普通人根据常识作出判断反而不太会犯一些低级错误。从中世纪到现代,思想家们思想的一个持续不断的偏向是将掌权者与普通人的利益对立起来。固然,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相互之间有利益的冲突,但是,他们彼此之间也有共同利益。在大多数情况下,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基本上是合作共存的。只是在利益冲突尖锐时,国家才开始动荡起来。这时,人们看到两者之间的对立。我个人认为,当国家尚存在并能够正常运作时,应该看到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也是互相依存的。就像黑格尔所说的,lordship和submission是互相依存的。有的人要统治,有的人愿意服从统治,原因在于,从长远看,没有哪个统治者不为被统治者提供哪怕一点点公共服务。即使在思想家发挥影响力的时候,他们既影响人民,也可能影响统治者。在古希腊时代,亚历山大大帝曾经当了亚里士多德的学生。统治者也不拒绝思想家对他们发挥影响力。但是,真正发挥巨大影响力的思想家通常都是那些已故的思想家。怎样让那些思想家行使主权?我个人怀疑谢选骏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不曾想过人们会对他的想法提出疑问。他的思想主权论可能仅仅是他思想过程中的一个半成品。

如果按照我自己创建的一个理论来看,我只是将思想视为一个媒介。所谓媒介,是指任何促进人与人之间进行通讯和互动以至于联合起来的各类形式、过程、方式和存在。思想是人与人互相交流、互动和联合起来的媒介。举个例子说,持有相同思想的人彼此理解,容易联合起来。思想是人类社会组织的媒介之一。因此,行使国家主权者应该是人,而不是媒介。至于人与媒介之间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关系,至于人类社会是怎样组织起来的,人类社会是怎样实现文明进步的,读者可以参考本人写得书。本人的书展示一个描写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总体理论,除了本人以外,现在的人可能永远也想不到。

 

本人写的两本书如下:

作者:Xing Yu

书名:Language and State: a Theory of the Progress of Civilization

出版商: UPA

出版年代:2015

页数:566

ISBN: 978-0-7618-6640-4

 

作者:Xing Yu

书名:Language and State: an Inquiry into the Progress of Civilization, Revised Edition

出版商: Hamilton Books

出版年代:2017

页数:506

ISBN: 978-0-7618-6903-0

 

 

 

浏览(321) (1) 评论(6)
发表评论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发表
文章评论
作者:道还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7-04-23 04:56:22
俞先生好,多谢介绍。这个题目很有意思,但目前意识到这个层次联系的人似乎很少。《想象的共同体》有些field的东西。《人类简史》只是略提了一下类似的意思,就引起很多人的困惑。你能否用这个理论讨论一下科举制度呢?呵呵。
回复 | 0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发表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7-04-22 22:54:41
道还,你好!

两本书都没有中文版。论题是关于国家是怎样形成的,人们是怎样让国家的组织合理化的,如实现自由、平等、民主和正义等。在论述国家形成过程中,提到过民族国家的形成,因此,与《想象的共同体》同处于一个领域,但是,我的论述比那本书涉及的范围要大。论述国家时是要论述文明是怎样进步的。内容要抽象一些。不是实证研究,而是在一种语言学、媒介的研究中揭示为什么语言通讯的距离的延伸导致文明进步和国家的组织的合理化的。

回复 | 0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发表
作者:道还 留言时间:2017-04-22 14:26:18
俞先生好。请问一下:这本书有中文版么?从你的介绍来看,这本书似乎是关于传播在社会文化上的作用,是这样么?与《想象的共同体》有否关系?
回复 | 0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发表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7-04-21 22:27:36
再回复马甲:

我已读过你推荐的那篇文章。读者的思想很丰富,但是,感觉那样的文章只是一种事实的阐述或者研究的结论,里面并没有灵感,不太可能建立理论体系。我的看法能够用来建立理论体系。例如,我说文字只是口语通讯的媒介。我自己的理论在于直接指明语言通讯距离的延伸是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一切预设条件。语言通讯距离的延伸决定了国家组织的合理化的所有方面。语言已预设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整个过程。不是说语言让人互相交流思想,而是说语言改变了人类社会里个体之间的相互关系。换言之,语言直接导致原本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社会的解体,取而代之的是以语言通讯为基础的人类社会。这个社会就是文明的社会。

回复 | 0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发表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7-04-21 21:54:27
回复马甲:

我暂时还没有时间读这样的文章。这样的文章估计就是论述语言的起源的。在论述语言的起源的研究领域,学者提出过各种观点和看法,其中最著名的是赫尔德的《论语言的起源》以及卢梭的《论语言的起源》两本书。英文版的翻译书的扉页上就直接用水印写着“人类思想的里程碑”。我的研究与他们的完全不一样。我研究语言的社会学,主要是研究语言与媒介的关系,人与媒介的关系以及人与语言的关系。然后,在此基础上,我开发了一套政治社会学的理论体系。聚焦在人类社会是怎样实现文明进步的。我觉得我自己的研究绝对超过前面两位德国和法国的哲学家的研究。我以后会进一步写一点我自己的发现。打算在下个月,我的第一本书的修订版本在美国出版后,再详细地叙述。不知你是否读过谢选骏的《思想主权论》?

回复 | 0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发表
作者:马甲 留言时间:2017-04-21 20:39:49
在新浪上读到一篇题为“人类是怎样获得语言能力的”的文章。这里是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d6e1e50102worl.html

不知俞先生如何评价该文?该文内容与俞先生的作品思想是否一直或不一直?

回复 | 0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发表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