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真光折射 > 正文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2018年01月22日 真光折射 ⁄ 共 3352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67 views+

 

《中国回族穆斯林的生活:管制宽松,相对自由》(杰安迪,2016年2月2日)报道:

去年10月,中国吴忠市板桥倒淌河伊斯兰学校的回族学生在晚祷之前。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临夏县附近的大塬顶村,回族牧羊人赶羊回家。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宁夏吴忠市——宣礼声在经文学校的高墙内回荡,召集大家前去做礼拜,周围的村庄也能听到。几十名戴着同样的紫色小帽的男生涌出宿舍,向清真寺走去。

在吴忠市万绨旎民族服饰公司的厂房里,回族妇女在绣花机边工作。该公司专门从事传统回族伊斯兰服装的制作。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天下午的礼拜仪式,和1000多年前中东商人穿越丝绸之路,第一次抵达中国西部时的情形几乎没有什么不同,既日常见惯,同时又引人瞩目。

这是因为在官方推行无神论的中国,很多地方都进行了宗教限制。在那些地方,开办伊斯兰教经文学校是一种犯罪,18岁以下不能进入清真寺。
当被问及中国政府对这里的宽松管制时,37岁的刘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他是板桥道堂的大阿訇。
「来自中国其他地区的穆斯林,尤其是来自新疆的穆斯林,不敢相信我们过得这么自由,他们都不想走了,」他说。「回族过得非常好。」新疆地处中国西部边陲,是处于困境的维吾尔族的家园。
中国估计有2300万穆斯林人口,伊斯兰教信众比许多阿拉伯国家都多,其中大约有一半生活在新疆。面积广阔的新疆地处中亚,石油资源丰富,暴力活动和政府镇压的循环在那里一再发生,让人权倡导者警觉,也令北京坐立不安,担心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蔓延。
但是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几乎没有那样的冲突,也几乎没有宗教限制——批评者称宗教限制助长了维吾尔族的不满情绪。这里是回族穆斯林社群由官方认定的中心聚居区,也是成立较晚的一个行政区域。
纵观宁夏和相邻的甘肃省,即使身处最小的村庄,抬头也能看到装饰一新的清真寺,正值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在宗教学校里学习《古兰经》,宣礼员用扩音器召唤信徒——这与新疆的清真寺形成了鲜明对比,新疆地方当局常常禁止用扩音器召集人们祈祷。
甘肃省临夏市被称为中国的「小麦加」,在类似这样的回族聚居区,每隔一条街就有清真寺,女人有时会蒙面,而在新疆这样的穿着可能会被拘留。

「在这里过上氛围浓厚的穆斯林生活很容易,」67岁的退休卡车司机马哈比布(音)说。「这里就连政府官员都十分虔诚,每天学习《古兰经》。」他的姓氏「马」,与穆罕默德读音相似,很多回族人都姓马。
古代波斯和阿拉伯商人在丝绸之路上安家落户,娶中国女子为妻,他们的后裔就成了现在的回族人。中国有1000万回族人口,定义这个少数民族的主要特征在于宗教信仰,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只是烹饪习惯。与维吾尔人相比,他们表现出了与共产党共处的非凡能力,共产党骨子里就不信任那些首先信仰神的人。
维吾尔族讲一种突厥语族的语言,有着欧亚混血的容貌,与中国人口占多数的汉族明显不同。回族则讲汉语,而且往往与非穆斯林的邻居看不出什么差别。在中国很多地方,只能靠男子戴白帽,妇女戴头巾来辨认出他们是回族。许多地方的回族同化得如此彻底,与伊斯兰教的唯一联系,就只剩下了讨厌猪肉这一条。
大多数回族人都属于伊斯兰教温和的派别,不过回族传统上不赞成与外界通婚——打破传统、娶了异教女子的回族男子,往往会要求妻子皈依伊斯兰教。
「回族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群非常多样的人,尽管遭受了巨大压迫,但却以某种方式生存下来——而且很有活力,」波莫纳学院(Pomona College)研究回族的人类学家德鲁•C•格拉德尼(Dru C. Gladney)说。「他们在1200年的时间里学会了如何与汉族共处,他们小心翼翼,不跨越政治界限。」
他们对共产党的忠诚带来了良好的回报。据当地居民说,在临夏这样的地方,人们申请护照很容易,大约一半的高级官员都是回族。而在新疆,最重要的政府职位都由汉族担任,维吾尔族青年很难拿到护照出国旅行。新疆的政府工作人员如果前往清真寺,或者在斋月封斋,往往会丢掉工作。
但即便是在宁夏和甘肃,官方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最近,记者用五天时间,走访了零散分布在青藏高原脚下的干旱山丘中的回族群落。受访的几位阿訇称,向非穆斯林传教是禁止的,接触国外的伊斯兰教团体也是禁止的。为修建清真寺而接受海外捐赠的话,也肯定会在政府那里遇到麻烦。

「我觉得政府不需要担心穆斯林或回族变成恐怖分子,但官员们担心,目的不可告人的外国人,可能会通过给中国的穆斯林捐钱而煽动事端,」北方民族大学研究回族穆斯林的教授丁明俊说。
宗教领袖表示,对于压制伊斯兰教不同派系之间潜在的竞争和冲突,政府变得尤为关注。几名阿訇称,共产党官员最担忧的是萨拉菲派。这是逊尼派中一个极端保守的分支,它对宗教文献的严格解读,与极端主义联系在了一起。
「萨拉菲耶在中国的影响迅速蔓延,这让我们和政府都感到担忧,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的宗教是正确的,」临夏有300年历史的苏菲派圣地大拱北的王敬成老师说。
回族与当局及其他民族的共处并不总是这么和谐。19世纪,穆斯林领导的反叛受到残酷镇压,导致数十万人被杀。后来在1966年到1976年间的文化大革命期间,红卫兵拷打关押阿訇、亵渎清真寺、关闭宗教院校。
近年来,回族和汉族之间出现过零星的冲突。2014年,河南省发生的民族流血事件据称导致数十人死亡;2012年在宁夏,政府认定非法的一座清真寺被拆除,民众因此举行抗议,有数十人被警方打伤。
2008年,藏族暴徒在拉萨攻击穆斯林餐厅,并冲击了一座清真寺,起因是他们不满于回族在当地经济生活中的主导地位。
非穆斯林邻居时而表现出的鄙视,加深了这些苦恼,也让很多回族人切实认识到了自身的特殊性。

接受采访时,很多回族人表示,对卫生和品格源于宗教的坚守,以及禁烟酒、不赌博的习惯,使他们不同于汉族。
「回民过去住在单独的社区,但如今,因为受到干净的食物和道德制度的吸引,非穆斯林纷纷搬去穆斯林聚居地,」吴忠市一家帽子厂35岁的生产经理马友明说。他所在的帽子厂向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其他一些穆斯林国家出口穆斯林帽。
共产党越来越想利用这种善意,手段是把回族塑造成通向穆斯林世界的商业使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针对新丝绸之路发起的全国性计划「一带一路」,加强了这种角色。这一计划希望重振中国与亚洲、欧洲和中东的古代贸易路线。
在吴忠和临夏这样的地方,官员设立了特别的「穆斯林产品」工业园。工业园土地费用便宜,税收水平低。马友明所在的伊佳民族服饰有限公司,就是一个享受政府优惠政策的企业。
站在哒哒作响的电脑刺绣机中间,马友明说,伊佳民族服饰有限公司的三家工厂,一年能生产5000万顶帽子,在全球低价穆斯林帽中占比超过三分之二。
这样的成功促成了该公司的一个新项目:位于临夏的一座以穆斯林为主题的房地产项目。项目中包括6000套住房、两座清真寺、多家博物馆,还有一个占地190英亩的清真食品展销中心。
记者最近前往该公司的办公室时,该公司高管马春波称,这个项目瞄准了回族企业家日益增多的财富,但表示他也希望吸引非穆斯林。

「我们希望向世界表明,伊斯兰教是一个宽容、热爱和平的宗教,不是人们在新闻上看到的穿黑袍、扔炸弹的宗教,」他说。
他身后便是该项目的模型,里面有世界各地标志性清真寺的缩小版复制品。「我们也想表明,在临夏,我们充分享受着政府宽松的民族政策,」他说。

谢选骏指出:传统的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所以政教合一的朝廷可以允许回教这样的异端宗教的存在,只要它们不作乱就行。佛教、道教、景教、明教甚至后来的天主教、基督教都是如此。但是这并不说明中国“宗教平等”,因为这些受到宽容的教派之上,都一个至高无上的宗教,那就是天子崇拜,以及由“祭天仪式”所代表的王权道统及其自然崇拜——祭祀天地日月山川社稷土地祖先等等。类似日本的神道教但又不同,因为受到了儒家理性主义的熏陶改造。

在当代,天子崇拜被马列主义暂时取代了,所以中国陷入了精神内乱和思想中空,但是这也为中国基督教化铺平了道路。我认为,中国只有在充分吸收了基督教文明的长处之后,才能形成自己根深叶茂的第三期文明。在此,一个基督徒和一个中华主义者可以合一了。(奥古斯丁等教父学和西欧和世界各地的基督教其实都有他们各自的民族背景。)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