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族人面对的露天监狱 | 基督教中国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宗教交流 > 正文
新疆维族人面对的露天监狱
2018年01月21日 宗教交流 ⁄ 共 1636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50 views+

      新疆维族人面对的露天监狱
周末版法国《世界报》在地缘政治版发表多篇关于中国的文章,该报驻京记者Brice Pedroletti从不同角度,报道中国新疆维族人面对的高压监控,对比他们的生活与同是穆斯林的回民生活状况的不同。这些占居了四个版面的报道标题是:“中国,新疆维族人面对的露天监狱”。

作者从新疆各地戒备森严的监控措施入手,指出,那里生活着一千万维族人,他们是穆斯林,讲突厥语。2013年至2014年间,也就是习近平上任的前两年,那里发生多起暴力事件。此后,政府铁腕加强了对新疆的控制。从乌鲁木齐到喀什延绵1475公里的火车运行旅途,沿途保安措施极为严密。一会儿,会在与铁路并行的公路上看到一辆载有至少35名军人的车辆驶过;一会儿,又看到一列装载着坦克车的货车从身边开过。在乌鲁木齐火车站,一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居高临下地站在坦克车上。在库车车站,一些全副武装的人把守着入口。每个出发旅客都要过三次安检,并在实名验证窗口经过验证。出站时,又需要重新接受检查。在每个车站都可以看到众多远道而来的外地人,维族人很少。这些汉族民工为找工作来到这里。

库尔勒小城多次在中国被命名为文明城市。那些比较听话的维族人门前会挂上“文明家庭”的匾牌。在街头,汉人、尤其是那些新来乍到的汉人经常直截了当地对维族人表现出一种蔑视。在中国,没有多少人会对少数民族人群因为民族身分而受到不同的安全检查感到奇怪。在新疆,族群分类是常态。那些手中有护照的维族人都不得不在2017年2月之后将护照上交给当局。在公路或步行街上遇到检查时,汉人顺利通过,而维族人则不能。在街头常常可以看到警察手持带有人脸识别功能的检验器,扫描维族路人。手机的内容也会被当街检查。任何与在海外的家人的联系都会被看作可疑。《世界报》记者写道,他们遇到的维族人都说,他们已经不再保留外国的微信联系人,也不再下载任何非中国产即时通信软件,当然更不会下载可以绕过网络封锁的虚拟个人网络。看上去没有什么法律限制这种监控。人权观察近期在一份报告中,引据官方文件指出,去年夏季以来对维族人的健康检查活动,实际上让当局采集了所有居民的生物信息。

文章写道,走访塔克拉玛干沙漠周边的城市,就好像是进入了一个城市反恐器材博览会。不仅政府建筑、学校、旅店等门前都设有阻挡汽车闯入大型路障,而且,一些市场也都配有X光监控设备或安检门。每家商店门口都有头盔、防弹衣等物件。

当然,文章也指出,中国早在欧洲之前就已经领教了汽车袭击或持刀袭击事件。数千维族人离境前往土耳其,有些人后来转往叙利亚,加入了盖达基地组织的维族分支,这些都让当局担心会发生恶性事件。在新疆,以打击分离主义、原教旨主义和恐怖主义三股势力为名的安全措施一直都是当地的经济和政治生活必需考虑的因素。美国芝加哥大学一名学者在其书著中写道:这些措施旨在加强新疆对汉人的吸引力,同时加速当地的汉化进程。作家王力雄则指出,在中国政府看来,新疆问题的最终解决办法是移民,像内蒙古那样。内蒙古有两千四百万汉人,蒙古人只有4百多万。在新疆,汉人占居民的比例在40%到45%之间,维族人占45%。但是,这样的政策需要有资源支撑,尤其是水资源。现在听说又重新提起了将西藏地区的水流引入新疆的老方案。目的是保证两亿人的供水。

Brice Pedroletti 在另一篇文章里介绍那些针对维族人,以去极端化为名的再教育中心。文章指出,数千维族人被关押在这些政治教育中心。人权观察在2017年9月呼吁释放这些人,他们被关押在那里不是因为他们犯了什么罪,而只是因为他们在政治上被视作可疑。文章写道,这些人可以不经过任何审判而被关押好几个月。一名2017年仓促离开埃及进入某欧洲国家避难的维族青年向记者表示,新疆已经越来越像朝鲜。

Brice Pedroletti 在另外两篇文章中分别介绍了同时穆斯林的宁夏回族人的情况。这些回族人选择了汉化,这使他们可以在监控之下享有信仰自由,他们被看作是中国穆斯林的榜样和爱国者,宁夏则被列为面向阿拉伯世界的窗口。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