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基督精兵 > 正文
刻骨铭心的反思:《河殇》引出的心理震撼
2018年01月07日 基督精兵 ⁄ 共 3898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51 views+

2017年07月30日 05:05 庞锋荣博客

在看《河殇》这本书之前,我是偶然看过电视记录片《河殇》的系列视频。
《河殇》是中国中央电视台制作的六集电视记录片(时称“六集电视连续节目”),在1988年6月16日首播;总撰稿人为苏晓康和王鲁湘,导演夏骏,但全片的主要内容最初策划者为学者谢选骏。[1]
《河殇》这一系列20世纪80年代末的纪录片,尽管画面并不是很清晰,但是它的拍摄技术和解说内容,仍然让我非常震撼。因为震撼和好奇,于是我决定查找《河殇》这本书以及与此相关的文献资料。虽然在网上也能够找到《河殇》的解说词,但是为了找到比较原版的且未经删改过的资料,我找了几个《河殇》的版本,最终找到了一本由时代出版社在1988年10月8日至1993年10月8日之间(授权有效期之内)出版的版本,是由苏晓康1988年10月8日授权三联书店(香港)有限公司,再由香港三联书店授权风云时代出版社出版的。
根据网上的一些说法,《河殇》的全名是《河殇----中华文化反思录》,但是我觉得《河殇》这本书,绝不只是对历史和文化的纯粹反思,其政治色彩也非常浓厚,无论是从纪录片的画面内容、直接描述性的话语或讽刺性的话语,还是结合当时的社会背景以及它所带来的社会影响来看,都可以感受到其强烈的政治性。比如:“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的资料镜头;“难道不是衰朽的社会机制正在冥冥中向我们发出一次又一次警告吗?”;“专制政治的特点就是神秘性,独裁性,随意性;民主政治的特点应该是透明性,民意性,科学性。我们正在从浑浊走向透明,我们已经从封闭走向开放”;“人类中没有任何一种职业的人,比他们更需要自由的空气与无限的空间。”,等等。
《河殇》播出后在中国社会引起了很大轰动,后被认为是六四事件的思想前导。播出之后,除了在思想较为激进的青年学生中受到广泛欢迎之外,更一度得到以赵紫阳为代表的中共领导层的赏识和其他普通民众的热烈讨论和关注,在中央电视台曾两度重播,在校园引起“河殇热”,学生热情讨论中国未来的出路与发展。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中国大陆主流媒体在批判赵紫阳的同时,对《河殇》也进行了抨击。该片被认为是宣传“资产阶级自由化”、“虚无主义”思想的典型,自此陷入禁播状态,但现在民间仍然通过网络等媒体在小范围内流传。[2]
改革开放36年后的今天,在读《河殇》这本书的时候,仍然让我产生很大的心理震撼,也引发我对历史、文化和现状的很多思考,更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一种无名的哀痛和忧伤。
但是,在讲述和评价《河殇》之前,我想借用学术界的一条重要原则,即“学术讨论无禁区,理论宣传有纪律”。所以,让我们撇去一切政治的偏见,重新把思想放回到80年代,那个文革之后和改革开放之初的年代,再看《河殇》。
《河殇》分为六集,分别为:《寻梦》、《命运》、《灵光》、《新纪元》、《忧患》和《蔚蓝色》。该片由对中华传统的“黄土文明”进行反思和批判入手,逐步引入对西方“蔚蓝色文明”的介绍,对包括“长城”和“龙”在内的许多长期被中国人引以为荣的事物进行了辨析和评判,同时表达了对西方民主文明的向往。《河殇》以类似报告文学的风格对中国文化进行了批判,其主要论点是:中国以河流、大地为根基的内向式“黄色文明”导致了保守、愚昧和落后;为了生存,中国必须向以海洋为根基的“蓝色文明”学习,并应该建立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经济体系。[3]
《河殇》文主要可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谈中国积弱不振的原因,这包括:农业文化养成听天由命的民族性;闭关锁国政策,不求进取;迷信人多地广、人多好办事,未想到土地之外的财富与资源。第二部分提出解决之道,认为中国必须由农业文化迈向工业文化;由内陆走向海洋;从书本走向科技,从应用科学走向基本科学。第三部分讨论中共的目前和未来,为四个现代化和改革开放政策提出理论基础;认为中国的希望在深圳、海南岛及沿海的经济特区;并提议将中国带入“国际的经济大循环”。[4]
“《河殇》的主题是沉重的,它那贯穿始终的沉思和诘问也是沉重的。”我想,即便是在今天,每一个看过《河殇》的人,无论是否同意其中的观点,他们的内心都会受到某种触动。关于反思华夏文明的起源,反思中国历史以及它面临的挑战,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检讨以及中西文化的对比和研究,尽管在今天,也不是过时的话题。看完《河殇》这本书,我不禁发问:中国文化向何处去?这样的疑问,我觉得无论是放在那个改革开放之初充满风险的年代,还是改革开放36年后中国各种思潮多元多样多变的今天,都是值得我们很多人去思索的问题。
《河殇》那有着广阔的时空感和深刻的哲理性,其中某些警句式的思考和探询,那种“在昨天与今天,东方与西方,大陆与海洋、高原与平原之间自由驰骋思想”的最大自由的时空结构,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空白和想像的空间,又恰恰又引发了我更多的思考。在改革开放已经36年的今天,当我们站在黄河之边,看着浩浩荡荡的河水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会不由自主地去追问:黄河之水是从哪里来的,它又将到哪里去?我们的文明是怎么起源的,它又将向何处去?
《河殇》以黄河为轴线,纵论古今中外,进行历史性的思辨,把中国放在世界历史进程中考察,把现实的中国放在历史长河的波澜中进行回顾和思考,它以很大的信息量,从历史与现实,揭示中国文化,社会结构,文明兴衰,土地、水源、科技、哲学、人口、教育以及对龙、长城、历史人物的新视角。[5]
《河殇》正是想通过黄河一线索来揭示对中国历史、文化、社会之沉思,无论是中国古代科技的介绍、封建社会组织形态、黄河的水患或是中国历史上动乱破坏性的讨论,都是围绕着这个中心来展开的。[6]
或许也正因为《河殇》涉及的领域是如此宽广,所以尽管其中有些史实不尽准确,某些观点和议论也过于绝对。但是,我仍然被作者们的追求所打动,他们试图透过黄河来从人类文明史的宏观视角来重新审视中国的历史和文化,透视华夏文明的历史命运,思索中华民族的生命历程,拯救衰落的中国文明。
《河殇》的主导思想是背着一个衰落文明的沉重包袱的中国人,现在不得不背弃流域,抛开内陆的封闭式文化促使海洋开放型文化的发展;简而言之,是中共开放政策的生动历史教材,是同赵紫阳等沿海地区战略相配合的新式宣传品。[7]
记得我们从初中就开始学习中国历史,到高中甚至大学,我们还在学习中国历史。可是只有在读《河殇》之后,才让我有了一种全新的历史观和世界观。有了新的历史观,我可以继往开来,知道自己个人的生命如何承先,如何启后。有了新的世界观,我可以把中国放在世界的天平上来思考,知道任何一个民族都不能自外于世界,不能闭关自守,不能自暴自弃,不能自怜,也不能自大。
《河殇》是对中国民族的历史和现实作了刻骨铭心的反思,带有悲剧色彩。它用视听艺术表现出一种新的世界观。我们以往在思考反省上思路狭隘。比如对“文革”的反省,常常只推到1957年,并仅仅局限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上。许多问题不能放在一个大背景上看,坐标体系不清楚,怎么看的清?在时间上仅仅从鸦片战争去追溯也是不够的。比如,不把它放在亚细亚生产方式和社会结构拒绝商品经济发展的大背景上看,是极难看清中国问题的。今天中国人需要一种新的思考方式,否则危害不可想象。同时,《河殇》从单一的伦理思考变成了历史、社会、文化的思考。现代社会发展很难地表明,制度、所有制、政治制度单一因素的意识越来越小,而综合性的因素正在加强。《河殇》正摆脱了伦理、政治压倒一切的思考方式,而从多方面进行综合思考。这可以说就是《河殇》的哲学意义。当今中国应该转换成这种思考方式,这有几点好处:一是一个综合的坐标体系可以使目标的选择比较准确;而是具有坚定性,不因小的动摇而对大的方向产生动摇,去除心理上脆弱的承受能力;三是加强全民族的抗灾能力。如果《河殇》让有些人感到不适,他应该懂得这是件好事。[8]
或许,我们可以不同意《河殇》的历史观和世界观,但它给我们很大的挑战,也给我们更多的思考。
《河殇》意义在于它在此刻重新提出问题,对一些似是而非的问题重新分析,并再次思索:中华民族何去何从?《河殇》振聋发聩,它使许多悲观麻木的人重新去思考问题,我们很需要真诚、严肃、一阵见血地提出问题,但过去宣传媒介很少提供这样的机会。[9]
《河殇》之所以如此震撼人心,恐怕是把中国落后的责任推诿给历史、传统和当政者,对于个人反躬自省、自修自立的责任几乎未予触及。所以我想说的是,我们可以不同意《河殇》的历史观和世界观,但是作者们那种民族危机感和忧国忧民的心理,应该值得我们去认同。而且我认为《河殇》的意义就在于它用一种新的历史观和世界观,重新提出问题,带给我们挑战和反思,让我们重新审视我们历史和文化,思考中华民族的未来!
所以,《河殇》不仅属于过去,也是了历史留给我们这个时代的深深的追问!
千年孤独之后的黄河,终于看到了蔚蓝色的大海・・・・・・
[1] 参考自维基百科《河殇》,其页面最后修订于2014年4月30日 (星期三) 13:56。
[2] 参考自维基百科《河殇》,其页面最后修订于2014年4月30日 (星期三) 13:56,略有删改。
[3] 参考自维基百科《河殇》,其页面最后修订于2014年4月30日 (星期三) 13:56,略有删改。
[4] 邵玉铭:《文学并非历史,情绪大于理智,但我们的成绩又在哪里?----读一文感言》。
[5] 民生:《新思路 新开拓----六集电视片观后感》。
[6] 金观涛:《从中国历史和文化中走来----由电视系列片所想到的》。
[7] 关杰明:《大陆改革擦边文艺的杰作----评电视系列片》。
[8] 张颐扬:《刻骨铭心的反思》
[9] 黎鸣:《真诚・严肃・一阵见血》。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