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基督精兵 > 正文
胡绩伟:读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札记
2018年01月06日 基督精兵 ⁄ 共 7165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45 views+

一周前,我从网上所读到的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还不是全文,只是谢冀亮先生的介绍和摘要。不久前,再版的温辉先生的《列宁主义批判》,已经刊登全文,我还没有见到。普列汉诺夫遗嘱中的预言,已经被列宁、斯大林领导的「社会主义」所证实。当年,中国共产党正是苏共一手培植起来的,这几十年,中共正是沿着列宁、斯大林的「社会主义道路」走下来的,它的结局必然也会是同苏联一样,同途同归。
我读了普列汉诺夫遗嘱的介绍和摘要后,感慨万千,思绪如潮。因为这个遗嘱太令人震惊了。我这篇文稿,仅仅是对这个介绍和摘要加以再摘要,再进行一点编辑工作,稍稍加一点我的注释和几句联想,把千言万语浓缩一番,略微加以吐露。「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将迅速变为一党专政,党的专政将变为领袖专政,维持领袖权力的,起先是阶级恐怖,后来是全面的全国恐怖。」

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是一九一八年四月写的。在苏联解体以后,到了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才得以发表。到了二○○七年一月,经《博讯》网站播发,我才看到,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八十一年后俄国读者才读到此文,八十九年以后才传到我们这些中国读者手里,这说明好人、好著作被埋没了八十多年,还是终于大白天下。苏联七十年的专制统治终于垮台。普列汉诺夫真是一个具有远见卓识的先知先觉者,他的那些惊世骇俗的伟大预言,终于得到铁的事实证明。中国的社会主义帝国必将同盛极一时的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阵营一样,得到必然的终结。老底总要揭穿,无非是早一点晚一点而已。
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指出:「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将迅速变为一党专政,党的专政将变为党的领袖专政,维持领袖权力的,起先是阶级恐怖,后来是全面的全国恐怖。」他又指出:「布尔什维克不能给人民以民主和自由,因为他们一实施民主自由,马上会丧失政权。列宁很清楚这一点,既然如此,布尔什维克除了恐怖、欺骗、恐吓和强制,就别无道路可走。」他还预言:「在城市和乡村的工人阶级没有准备好社会主义革命的地方,任何专政都作不出任何事情来。」相反,「完成了革命可能产生一种政治的畸形现象,有如古代中国帝国或秘鲁帝国,即是一个在共产主义基础上的革新了的皇帝专制。」普列汉诺夫对武装起义夺取政权,一直保持十分谨慎的态度,他不认为:「夺取政权就是革命的全部哲学」。遗嘱批评列宁「死爱面子,绝对不能容忍批评」,「凡是不按列宁意见办的一切都应该受到诅咒。有一次,高尔基说过,对于列宁来说,每一个在某个问题上与他不同意的人都是潜在的敌人,对这样的敌人不值得起码的交往文明。」列宁的政治信条是:「不同我们站在一起,就是反对我们。」「列宁是一个出色的舆论家,能言善辩的论战者,他能使用一切手段把论敌弄得十分难堪,迫使他闭上嘴巴,甚至加以羞辱。」「列宁是二十世纪的罗伯斯比尔。如果说罗伯斯比尔砍掉了几百个无辜者的脑袋,那么列宁将砍掉几百万人的脑袋。」「列宁为了把一半俄国人赶进幸福的社会主义未来中去,能够杀光另一半俄国人。……列宁同魔鬼的结盟是以魔鬼骑着他飞跑而告终,正如当年女巫骑着野马飞跑一样」。
我记得列宁说过:「专政的科学概念,无非是不受任何限制的、绝对不受任何法律或规章拘束而直接凭借暴力的政权。」遗嘱说:「布尔什维克有什么新东西吗?只有一个──不受限制的全面的阶级恐怖」。「利用不受限制的恐怖和战时法律来实际上消灭一切与他们持不同意见的人。」还说「布尔什维克这一恐怖的意识是以野蛮的、饥饿的无产阶级」,「肆无忌惮干粗活的贱民为取向的」,「布尔什维克指望的恐怖是刺刀的力量」。

遗嘱说:「社会主义是人道的公正的社会,因此依靠暴力和恐怖是建设不了社会主义的。正如在恶的基础上创造善,包含着更大的恶的幼芽一样,建立在欺骗和暴力之上的社会,将带来恶、仇恨,因而也带来自我毁灭的炸药。」遗嘱认为:「正如血腥的革命是不发达资本主义的伴生物那样,布尔什维克主义思想过去和将来始终是无产阶级不成熟、劳动者贫穷、文化落后、觉悟低下的伴生物。」「是以流氓无产阶级为取向的特殊策略、特殊意识形态。」这不能不使我想起毛泽东的「无产阶级全面专政」和十年内乱前后的「无情斗争」和「残酷打击」的令人毛骨悚然的
一系列暴行。列宁的根本错误,就是超越历史发展规律,要使封建落后的俄国跳过资本主义民主革命阶段,直接进入社会主义。这就从第一步就违背了马克思理论。

遗嘱认为,列宁的社会主义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俄国一九一七年的二月革命推翻封建专制的沙皇,建立了资产阶级性质的克伦斯基临时政府。仅仅过了八个月,列宁发动了「十月革命」,就把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强加于俄国。普列汉诺夫认为,临时政府在这八个月中已经给了人民一定的政治权利,如引进陪审团的审讯制度,允许言论出版和集会自由,答应全部赦免政治犯和宗教犯,给劳工组织以罢工的权利等等。搞垮临时政府就等于取消了这些已经争取到的自由权利。普列汉诺夫还认为,列宁的根本错误,就是超越历史发展规律,要使封建落后的俄国跳过发展资本主义的民主革命阶段,直接进入社会主义。遗嘱说:「推翻专制和实行社会主义革命,在实质上原是不同的两回事,如果把它们结合为一,进行革命斗争时指望着这两件事将在我国历史上同时发生,就会把前者和后者到来的时间都推迟。」
他还说:「如果一国的资本主义尚未达到阻碍本国生产力发展到那个高级阶段,那么,号召城乡工人和贫苦农民推翻资本主义就是荒谬的。」遗嘱引了恩格斯一句十分正确的话:「对一个阶级来说,最大的具有历史意义的灾难,莫过由于不可克服的客观条件而不能达到它的最终目的的时候就夺取政权。」

普列汉诺夫的遗嘱还阐明,「过早地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将带来严重的不良后果。如果过早的否定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的政治上层建筑更像封建主义的上层建筑,而不像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而这引起的危险是,由于缺乏民主(上面已经指出,在列宁的社会主义社会里不会有民主),群众文化低下,觉悟不高,国家则是一台没有个性、没有灵魂的机器。我相信,列宁的社会主义国家将是这样的封建主。」这是普列汉诺夫一九一八年四月的预言。果然,以后列宁、斯大林的社会主义,东欧国家的社会主义和中国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国家,在这近百年的所谓社会主义,都一再说明普列汉诺夫预言的准确性。
这是普列汉诺夫在对二十世纪初俄国社会现实的分析论断,以充分的事实和有力的论据,叙述了资本主义在俄国的发展状况,他的科学的结论是:「俄国将经过资本主义的『学校』吗?那么我们可以毫不踌躇的用一个新的问题来回答:为什么不在已经进了的学校里毕业呢?他还引用前辈赫尔芩的论断:「俄国必须经过欧洲发展的一切阶段。」遗嘱认为,列宁「精通马克思主义,但是遗憾的是,他以不可思议的执着朝着一个方向(篡改的方向)、一个目标(证明他的错误结论是正确的)来『发展』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使他不满意的只有一点,那就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客观条件尚未成熟时应该等待。他是一个假辩证论者,他相信资本主义越来越严酷,始终朝着罪恶越来越深重的方向发展。这是一个大错误。」这些,不能不令我想起:几十年来,毛泽东和他的几代「领导核心」,一直偏执地沿着列宁的错误道路走下去,也是「始终朝着罪恶越来越深重的方向发展」,这不是铁的事实吗?
「知识分子是民族的荣誉、良心和头脑,──知识分子将变成一个异常有影响的特殊阶级。」「工人就其教育程度、文化程度、世界观来说,已经提高到知识分子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无产阶级专政将是荒谬的」。
普列汉诺夫的遗嘱认为:「马克思所理解的无产阶级专政,现在,还是未来,永远不能实现。」因为「随着高效能的复杂的电动新机器的使用,以及随之而来的其它科学成就的运用,社会的阶级结构将变得对无产阶级不利,而无产阶级本身也将变成为另一个样子。」而「知识分子是民族的荣誉、良心和头脑,我毫不怀疑在不久的将来,知识分子将从资产阶级的『奴仆』,变成一个异常有影响的特殊阶级。」「知识分子人数的增长,将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环境。」至于「工人就其教育程度、文化程度、世界观来说,已经提高到知识分子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无产阶级专政将是荒谬的。」这是普列汉诺夫八十多年前(一九一八)的预言,早在一八八八年,在《共产党宣言》由德文版译成英文版时,恩格斯在序言中已经把马克思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改为「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
这也不能不使我想起几十年来,中共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都是打压残害知识分子的。直到现在,还把大批先进的知识精英打成什么「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这难道不值得更深一层来思考这个「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的政党,究竟造下了多少罪恶!他们那样憎恨「自由主义」和狠批什么「资产阶级民主」。普列汉诺夫的遗嘱在批评列宁时,也说过:「列宁狡猾地玩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语录,往往对之作截然不同的解释。列宁从关于个人和群众在历史上的作用的著作中,只掌握了一点:他作为『肩负』历史『使命』的人物,可以为所欲为」。「许多为每一个文明人承认的全人类概念,列宁一概加以否定,或者从消极意义上加以注释。例如对于任何一个有文化的人来说,自由主义是一个正面的观点体系,而对于列宁来说,这无非是『自由主义的下流货色』。对于任何一个有文化的人来说,资产阶级民主,即使是打了折扣的,毕竟仍然是民主,而对于列宁来说,这是『庸俗行为』。可是不受任何限制的『无产阶级民主』,虽然从原则上说,民主即人民权力,不可以是资产阶级的,也不可以是无产阶级的,因为资产阶级也好,无产阶级也好,单独来谈,只是人民的一部分了;而且远非是大部分。」
普列汉诺夫和列宁两人的根本分歧:普列汉诺夫认为应该先进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列宁认为应该跳过这个阶段,直接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这里,需要简单回顾一下,从俄国革命的历史来看,列宁和普列汉诺夫的争论,在俄国革命初期就开始了。当时俄共就公开出现两派:一派叫布尔什维克(即多数派),一派叫孟什维克(少数派),列宁是布派理论家,普列汉诺夫是孟派的理论家。俄国在二月革命(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建立八个月后,就由列宁发动的十月革命所推翻。普列汉诺夫是第一个把马克思主义介绍到俄国的。他翻译了德文的《共产党宣言》,在俄国创立了第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团体劳动解放社,并协同列宁创办了《火星报》和《曙光》杂志。他的思想是从一九○三年就开始孟什维克化。他坚决反对推翻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的克伦斯基政府。因此在十月革命后,列宁成了英雄,普列汉诺夫被斥责为反对派。从一九○三年俄国正式成立社会民主工党时,党的领导集团中就出现严重的政见分歧。两派争论很激烈,反反复覆,各有胜负。一九○五年布派领导武装起义,终于失败。一九○六年,孟什维克占多数。一九一二年布又占多数,这时布尔什维克把孟什维克「驱逐出党」,成立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早在一九一七年,孟什维克派联合资产阶级的社会革命党进行二月革命,推翻沙皇,建立了临时政府。同年列宁发表《四月提纲》,反对二月革命。同年十月,布派发动武装革命成功,推翻临时政府,成立工农兵联合苏维埃政府,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据温辉先生的《列宁主义批判》一书中说,在十月革命前两个月,普列汉诺夫苦口婆心地提醒布尔什维克:「俄国现在正在经历资本主义革命」,「工人阶级夺取全部政权是根本不恰当的」,还劝说俄国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达成协议去完成「俄国面临着发展生产力的伟大任务」,但是列宁完全不理这些劝说。
十月革命胜利后,普列汉诺夫认为,俄国无产阶级还没有成熟到掌握政权的程度,「把这样的政权强加给它,就意味着把它推上最大的历史灾难的道路。」他主张以各阶级联合取代布尔什维克一个党掌握的政权。他说:「政权应该依靠国内一切生气勃勃的力量的联合,即依靠所有那些不愿意恢复旧秩序的阶级和阶层」,但是列宁坚持一己之见。以后普列汉诺夫流亡国外,仍然注意研究和总结这一段历史经验。到了一九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普列汉诺夫回到俄国,四月七日到二十一日,普列汉诺夫在病中口述这一《政治遗嘱》,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才由俄国《独立报》发表面世。
据我初步分析概括,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的根本分歧,可以归纳为如下几点:

一、布派主张无产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革命,主张暴力革命;孟派主张资产阶级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主张和平过度。

    二、布派主张共产
党一党专政,搞阶级斗争,建立统一集中的专制制度,进行恐怖统治;孟派主张搞议会斗争,建立各党派联合的自由民主制度,保证基本民主。

    三、布派主张公有
制,计划经济;孟派主张各种所有制合作,主张市场经济。

    四、布派主张平均
主义的等级供给制;孟派主张充分体现平等博爱的社会福利制。

五、孟派主张资产阶级民主革
命是一个很长的阶段,要几十年、一百年、几百年;布派主张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时间很短很短,实际上是跳过资本主义阶段直接进入社会主义。

经过几十年的列宁、斯大林的社会主义到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再看看这五条概括,就更加清楚地看出:沿着列宁的道路走下去,同马克思、恩格斯所指出的社会主义,从一开始就偏离正确的方向,结果越走越远,在错误的沼泽里越陷越深。根据九十年前普列汉诺夫的阐明,我们所坚持的什么「马克思主义」,不是太荒唐了吗?
普列汉诺夫在《政治遗嘱》的最后一部分,也很简单明了地重申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社会主义的理想。遗嘱说了这样一段话:「马克思和恩格斯理解的社会主义,即使在西方国家里,也是一百年间的事,更不说俄国了。因此,在俄国目前(注:指十月革命后)的历史阶段里,应该增加生产力,扩大政治权利和自由,形成民主传统,提高公民的文化程度,宣传和实行个别社会主义因素,应该逐渐改变国家制度,同时从经济上、政治上和宣传上影响各阶层的居民,目的是使俄国富裕起来,使俄国民主化和人道化。一个国家只要它的公民还贫困,就成不了伟大的国家!公民富裕,国家富裕!决定一个国家真正伟大的,不是它的国土辽阔,甚至不是它的历史悠久,而是它的民主传统、公民的生活水平。只要没有民主,国家就难保不发生社会动荡,甚至难保不土崩瓦解。」
深入思考列宁和普列汉诺夫的几个根本分歧,就更加明确:毛泽东说的和所推行的社会主义,走的的确是列宁的路线。回想在延安时期,毛泽东虽然一再向世界宣称:我们现在所进行的是资产阶级革命,不是社会主义革命!而且他还批评过,跳过民主主义革命阶段,把这两个不同的阶段合而为一的「毕其功于一役」的错误思想。但是,这几十年的实际,他所进行的还是执着地朝着一个错误的方向坚持走下去。他急于消灭资本主义,把「走资本主义道路」视为罪大恶极。他的继承人也是这样,执着地反对什么「资产阶级自由化」。这样,我们就可以更深刻地了解到他们所谓的「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社会主义」同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想,是多么的南辕北辙、背道而驰了!
毛泽东的人品性格很多都像列宁,但有一点根本不同:列宁「不尚虚荣,不唯利是图」,毛却是一个谋权又贪财的人普列汉诺夫对列宁的人品性格有很深刻的了解。《遗嘱》指出:「列宁是一个性格完整的典型,他看到自己的目标,以狂热的执着一往无前地去追求它。他十分聪明,精力充沛,工作能力极强,不尚虚荣,不唯利是图,但病态地爱面子,绝对不容忍批评。」又说,「列宁是一个典型的领袖,他的意志压制着周围的人,使他们自我保存的本能退化。他勇敢、坚决、从不丧失自制力,刚强、能算计、策略手段上很灵活。但同时他不讲道德,残酷无情,毫无原则,从本性上说是一个冒险主义者。但是应该承认,列宁不讲道德和残酷无情并非出于他本人毫无道德和残酷无情,而是出于他对自己真理在握的信念。列宁不讲道德和残酷无情是通过使道德和人道服从于政治目标来摆脱个性的独特办法。」还说:「普遍认为,政治是肮脏的事情。遗憾的是,列宁现在的行为十分直观的证明了这个说法。没有道德的政治是犯罪。一个大权在握的人,或者一个享有巨大威望的政治家在其活动中,首先应该遵循全人类的道德原则。因为没有原则的法律,不道德的号召和口号对国家及其人民来说,可能变为一场巨大的悲剧。列宁不懂得这一点,他也不想懂得这一点。」

我以为,经历过毛泽东统治时期这代的同志,只要看看普列汉诺夫对列宁的批评,就可以明白的比较透彻,毛泽东的人品多么像列宁!但是有一点,我要特别指出:毛泽东绝不像列宁那样「不尚虚荣,不唯利是图」。以前的,就不说了,只提一点:解放初期,毛泽东进入北京就住进皇帝的御花园--中南海,而且是一个好色之徒。在三年困难时期,毛在全国很多地方大修豪华行宫。在十年浩劫时期,批判领取稿费,停发稿费,可是毛泽东偏偏领取而且存入银行的稿费就有好几千万(又一说上亿)。仅仅这三点,就可以肯定毛不仅是一个贪谋权力的人,还是一个贪谋钱财的人。我以为毛在人品上这些污点,就在「文革」时期,也是影响很坏的。他死整走资派的政策时,红卫兵普遍进行「抄家」,还「扫地出门」,掠夺了大批财物。江青、康生、陈伯达等等「中央首长」,也捞了一大把。那时,社会普遍贫穷,人民更是一贫如洗,造反派造出来的新官们无钱可贪,只有多吃多占。以后,特别是实行「先富起来」的政策以后,很多高级干部的子女、亲属都成为富翁,贪污腐化之风吹遍全国,以致成为当前国家的一大灾难。这不仅仅是毛泽东所传下来的一党专政、集中统一体制的毒瘤,我看,也是受到毛泽东贪图个人私利的带头作用。这也是毛泽东的又一个政治遗毒。他的什么「主义」、什么「思想」、什么「制度」、「体制」,当然遗祸严重,而这种个人质量道德的遗毒也是不可轻视的。

至于毛泽东所创建的什么「社会主义」,不只是那些权贵政治者谋取权力的制度,也是他们霸占财富、谋取财富的制度。
仅仅突出这几点,略微提一下,也就更加看出:至今仍然把这位「伟大领袖」的鬼魂奉若神明,是多么愚昧的了!

二○○七年一月三十日完稿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