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翁寒松:刘书林暗害李书磊以及附录
2017年09月06日 读者投书 ⁄ 共 1842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29 views+

刘书林自流氓学校“人民大学”博士生毕业后,分到清华大学教马列主义。在“人民大学”期间他和已下地狱数年的哲学系博士生陈志良形影不离,总偷偷摸摸干些蝇营狗苟男盗女娼的勾当;他俩的共同特点就是从骨髓里极端仇视共产党、但却还要专修马列主义当党支部书记,而且后来刘在清华期间还满口马列是有名的“左棍”。也不奇怪,这种人格分裂极端两面人品性,往往正是“人民大学”的特点、特产。至于他们为什么会那么痛恨共产党,其实也没有什么说得出口的原因,无非是由于都出身于社会底层城市边缘家庭,自小倍感压抑埋下了一味仇富仇官反社会的反骨心理(如国民党当政他们一样反),但又没有种和没有能力造反,便选择了在共产党内投机捞便宜的于连路径来排解自身的变态压抑。像这样的两面人在中共党内数量极大,在目前的反腐斗争中便集中暴露出了出身很贫穷、贪腐无底线的特点。那个比刘书林要有些名气的俞可平就更典型了,他变态地达到了敌视一切城里人的地步,原因只在于他原本是浙江诸暨农民。

刘书林苟活到现在也有70岁早退休了,但出于坏人本性他一天不死就要害人的。这不,他最近在海外媒体上发表文章,阴阳怪气地语焉不详地“揭露”官方公布的李书磊履历中缺少了“神秘的几年”。他是说,李书磊在1989年夏天以后到荷兰莱顿大学神秘地搞了几年,而从中国社科院流亡到荷兰的王鹏令正好也在莱顿大学;李书磊是和王鹏令搞在一起,是执行特殊使命,而王鹏令在十多年前便失踪了。刘书林无非是要说,李书磊是潜伏特务,曾专门监视王鹏令,并且暗示说王鹏令被暗杀了,而这当然与李书磊有关。

刘书林怎么会突然热衷于“揭露”与他毫无交集、八竿子也扯不到一块的李书磊呢?我想无非还是出于嫉妒。很多人都知道当年李书磊是以高考神童的身份15岁就上了北大,近些年上升较快,先是在中央党校副校长任上外放到福建当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很快又调回京城担任北京市纪委书记,现在发布其履历,预计是要继任苟仲文的北京市委专职副书记职务。刘书林捅的这个下三路暗刀子,既不属于贪腐,又不属于男女关系,更不属于“政治不正确”,根本影响不了李书磊的仕途,唯一的意义,无非是证明他自己的心理阴暗、极端变态,也是他退休后吃饱了撑着闲得无聊跑出来见谁咬谁。

至于刘书林所说的王鹏令那挡子事,则完全是无中生有胡说八道。王鹏令本是中国哲学界一个提不上筷子的人物,犯不着费笔墨的,现在被刘书林这厮惹得还不得不说说。王鹏令是在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读的哲学研究生,因为近水楼台的缘故,他们这帮人较容易在社科院控制的杂志上发点文章,于是便较早地在哲学界混了个脸熟,还当上了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的副所长。1989年6月以后他自己心虚害怕,就借到苏联开会之机撕毁护照跑到荷兰,最终落脚在莱顿大学当了个图书馆工作人员。他并没有失踪,2014年我住荷兰阿姆斯特丹时,曾去过莱顿大学,虽没有想过要见他,但知道他就在那里。而且我也知道这几年他哭着喊着要回国,说要亲吻祖国的土地、哪怕什么事也不干成天就在天安门金水桥边整天坐着也是满足的。于是他果真得以时常回国了(官面上对他既往不咎),要么到内蒙住在姐姐那里,要么在北京回龙观住在社科院友人家中。而他的这位社科院友人是个出了名的大嘴巴小广播,动辄把他那些破事拿出去抖落一通。总之这个王什么鹏令没有失踪,而且在我看来,就凭他这块料,根本就没有人会傻到要派专人去紧逼盯人,更不可能会去费那个劲让他“失踪”。

2016.11.23.于美国

附录

陈奎德

只待神州响玉箫——

(一)
淡墨成书留汗颜,
浓情赋诗感新篇。
同是飘零天涯客,
一吟一唱总相关。

①唐人诗云:书被催成墨未浓

(二)
隔尘往事化云霞,
补天彩石缺女祸。
纵困孤峰独钓雪,
心犹懒去披袈裟。

②《淮南子·览冥训》:“於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
③柳宗元: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三)
曾闻死水出惊雷,
又见火山变冷灰。
阑姗意兴无聊酒,
起看风随落叶飞。

(四)
八方风雨自成涛,
万种鱼龙方弄潮。
青牛赤马说相遇,
只待神州响玉箫。

④《左传·喜公四年》:“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今反其意。

附:王鹏令原诗

——读《煮酒论思潮》寄奎德兄(四首)

(一)
漠漠江湖苦万般,
囊空未敢忘名山。
华章细览更相惜,
字里行间忆旧年。
(二)
巴山才子出巴峡,
沪上绸缪《思想家》。
三月前门徒扼腕,
士林无奈亦咨嗟!
(三)
“自由”鼓角震边陲,
并蓄兼收知有谁?
煮酒若无真雅量,
强说八派怎堪为?
(四)
房中夫子术千遭,
弟子纠纠各举矛。
已教青牛风赤马,
何须煮酒论思潮!

此文于2017年08月03日做了修改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